• 妖魔哪里走小說-妖魔哪里走全金屬彈殼

    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 妖魔哪里走

    妖魔哪里走

    妖魔哪里走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起點中文網

    作者:全金屬彈殼

    時間:2020-04-28 16:48

    評語:斬妖除鬼。

    《妖魔哪里走》的主角是王七麟,作者:全金屬彈殼,小說主要講述了:這是一個妖魔亂世,百鬼夜行的世界。人道式微,蒼生太苦,而靈魂可以來回穿梭到地球人世的王七麟提著一把斬鬼刀,誓要為人族同胞殺出一條陽關大路。

    精彩節選:

    謝蛤蟆長袖飄蕩,一白一黑兩道靈符飛了出去。

    靈符飛出相遇后如雌雄蝴蝶般互相吸引,貼在一起飛快轉動,隨即化作一個八卦。

    八卦比哪吒還厲害,不見風也能長,很快變成一把大傘掛在他們頭頂。

    搖曳的人形黑霧樣貌大變,竟然變成一個滿臉凄涼的精瘦老頭。

    跟旁邊的黃化極一模一樣!

    王七麟心里暗道一聲:果然這樣!

    黃化極被八卦大傘籠罩住后卻猛的變得恍惚起來,他眼神呆滯的晃了晃,一道陰魂從身軀中走出。

    這陰魂長得劍眉入鬢、鼻如懸膽,面目英俊、虎背蜂腰,竟然是個外貌極為出色的中年人。

    只可惜這人眼睛狹長、嘴大唇薄,氣質狠戾,讓人看了心里難以生處好感。

    王七麟詫異,這人跟黃流風竟然有五六分的相像!

    一個猜測出現在他心里。

    黃將軍只有一位兒子,戰死沙場、馬革裹尸。

    難怪副將發現黃輕云被蘇賊糾纏后便怒不可遏的將他給斬了。

    起初王七麟以為是黃化極縱橫沙場手腕冷酷,原來副將是在守衛自己孫女!

    這是親孫女。

    副將陰魂現身后立馬往后退去,他躲入一片黑暗中悲愴狂笑:“聽天監名不虛傳,我就不該讓你們插手我家內事!只是沒想到,一名小印竟然也有這番本領!”

    王七麟緩緩抽刀。

    斬馬出鞘,血色銹跡掙扎扭曲。

    副將厲聲道:“王大人,我自認對你不薄,你為何非要跟我作對?”

    王七麟道:“我說為了正義和公道,你信不信?”

    “正義?公道?我不信!不信!”

    “世間只有強權,哪有正義與公道?若有正義與公道,我為什么會被鎮壓在這邪塔之中?為什么?”

    副將陰魂厲聲狂笑,塔里頓時掀起一陣陰風。

    若有若無的敲木魚誦經聲又開始響起。

    王七麟看向頭頂諸多佛像,愕然發現他們的嘴巴竟然在眨動!

    好像真的在念經。

    太極圖的光亮逐漸消弭,又化為一黑一白兩道靈符并慢慢燃燒。

    謝蛤蟆肉疼的哆嗦:“兩儀歸真符啊,我師傅就給我留了這么一張!這可是價值萬金的神符!”

    靈符消失,塔里又歸于黑暗,只留下三朵昏暗的火苗。

    火苗猛的搖曳。

    一道陰風席卷而來。

    王七麟甩手將刀鞘向風卷來的方向扔去,卻雙手持刀擰腰反向劈了一刀!

    聲東擊西。

    叼蟲小雞!

    金石之聲,其音錚錚!

    妖刀劈中一塊寒冰,逼得王七麟后退兩步。

    陰風同時消失。

    副將陰魂后退,尖利聲再度響起:“王氏小兒,為何非要與我作對?如果你真要主持公道,那為何不予我公道?”

    王七麟暗道去你娘的公道吧,你還真信老子是這樣的人?

    他之所以要揭穿副將陰謀,其實是怕他在無極塔里搞鬼!

    副將陰魂能搶占老將軍身軀,便能搶占他的身軀。

    而老將軍的身軀已經老化腐朽,他的身軀卻是青春充滿活力,并且還是一名聽天監的小印,雖然自認長得平平無奇,但還是有幾分小帥的。

    反正如果他是副將陰魂,肯定遲早選擇他的身軀。

    整個牌坊鄉和伏龍鄉,沒有人的身軀比他更完美!

    現實不給他自夸的時間。

    敵暗我明,情形危急。

    王七麟低聲道:“道長,帶老將軍走,我斷后!”

    “哪里走?”

    陰風嗖嗖的吹了過來,像數九寒天夜里拉開了窗戶。

    這次王七麟不再防備左右,他雙腳使勁蹭地,往后退的身影猛然改為向前。

    后軍變前鋒!

    后撤改前沖!

    他說要走是誘使副將陰魂來襲,果然,副將陰魂怕他們進入龍日垂髫過道中,立馬著急的發動攻擊。

    太陰斷魂刀,曉行夜宿!

    他腳步極快將雙方距離縮短,斬馬妖刀橫向劈出中途變招改為上撩,刀風如狂浪般逆轉撞擊上陰風!

    一人一陰魂,短兵相接!

    油燈火苗瘋狂搖曳,火光閃爍,照出佛影在地上晃動。

    塔中沒有月光,太陰斷魂刀無法威力盡顯。

    但王七麟覺得這陰魂不是很厲害,刀法連環絞殺,他能感覺到自己一刀又一刀的劈在了陰魂身上。

    副將陰魂凄厲慘叫起來,聲音像一蓬鋼針塞入耳中。

    王七麟感覺耳膜劇痛,眼前一黑。

    同時一記硬拳正中他胸口,冰冷的寒意像蛇一樣鉆進他胸膛灌入他全身,運轉流暢的內力頓時凝滯了!

    緊隨寒意之后是爆發的力量,這一拳將他打的倒飛起來,幾乎失去反手之力!

    就在此時一道道梵音響起。

    他感受到的痛楚迅速消失,體內寒意如湯沃雪,內力再度運轉起來,他的視野不再黑暗,頭頂亮起朦朧柔和的光芒。

    佛雕的光頭在發光?

    副將陰魂清晰起來,王七麟不再被動挨打,一個魚躍跳起來拖著刀兩個箭步沖上去便開劈。

    凌厲的刀鋒從陰魂上劃過,十年內力全力翻涌,王七麟一口氣劈出十幾刀。

    刀刀不留情!

    副將陰魂揮拳出招,一拳一拳正中妖刀,竟然正面扛住了刀鋒!

    梵音越來越響亮,一些古梵字飄蕩在黑暗中,將副將給包裹住了。

    副將陰魂的攻勢一時停滯,王七麟抓住機會內力灌入刀中,寒冷清冽的刀芒冷颼颼的迸射出來,他以夜黑風高轉萬家燈火——

    殺招頻發!

    底牌全出!

    副將陰魂被劈的全身扭曲,最終刀芒斬落,它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嘯化作煙柱。

    梵音聲調更高壓住了嘯聲,造化爐隨即飛出,將煙柱給吸入其中。

    王七麟松了口氣,他想仔細打量塔中布局,結果恍惚朦朧的光芒消失了。

    塔里再度陷入黑暗。

    完全黑暗。

    油燈已經被陰風和刀風吹滅了。

    王七麟一邊往外退一邊感嘆,厲害了,塔里的燈是智能化控制。

    社會社會!

    他退到龍日垂髫通道口后低聲道:“道長,你們在哪里?咱們現在先撤出去……”

    “王大人,我們已經出來了。”謝蛤蟆的聲音從塔外傳了進來。

    王七麟差點氣死。

    謝蛤蟆竟然沒給他掠陣,而是自己先跑了!

    黃化極虛弱的坐在地上,他陰魂離體多日能保存下來全靠這無極塔的奇妙,但他終究沒有什么大修為,失去無極塔的力量支撐,他便陷入虛弱狀態。

    王七麟將他背了起來,三人趕緊爬了出去。

    看見黃化極滿臉疲態,丁管家大吃一驚:“你們在地下遇到了什么事?”

    王七麟正要冷笑,黃化極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搖搖頭:“我累了,需要休息。”

    丁管家往左右叫道:“還不去找架床?其他人把門關閉。”

    黃化極又是勉強的搖了搖頭:“不必關上了,下面陰路十余日前關閉了。此道陰路關閉,不知哪里又有陰路洞開,我朝又要百鬼夜行了!”

    辨認著他說話的腔調,丁管家呆若木雞,隨即緩緩的跪在了地上。

    黃化極輕聲道:“老丁,扶我回去吧。”

    丁管家老淚縱橫:“忘恩負義、狼心狗肺之輩,哪有臉面接觸將軍?只求將軍好心,給老頭子解答一個疑問。”

    “當年決定將我大兄的陰魂關入塔中的人里,有你嗎?”

    黃化極輕聲道:“老丁,我們是兵,軍令如山!”

    • 妖魔哪里走 截圖1
    • 妖魔哪里走 截圖2
    • 妖魔哪里走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