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小說-現在我想做個好人兔來割草

    當前位置:首頁 >都市小說 >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起點中文網

    作者:兔來割草

    時間:2020-04-28 16:29

    評語:曾經我沒得選。

    小說《現在我想做個好人》的作者是兔來割草,該書主要人物是梁坤,現在我想做個好人小說講述了:曾經自私自利,性格暴戾的中年油膩大叔梁坤重生回了十八歲,綁定了好人有好報系統的他暗自發誓,這輩子做個好人。

    精彩節選:

    9月22日周六,康斯坦丁邀梁坤吃飯,說要請客去個好地方。

    上次梁坤請康斯坦丁在食堂吃了一頓,現在他用直白的方式證明了自己是個華國通,懂的禮尚往來。在法國,就算是關系賊棒的朋友,出去吃飯都還是AA制。當然這一點僅限于年輕的學生,當工作了之后,法國人也是講究人脈關系的,請客吃飯很正常。

    他還特意點名梁坤可以帶女朋友,沒有就找個有好感的異性朋友。因為他會帶自己的女朋友一起,介紹給梁坤認識。

    梁坤果斷的把梁爽叫了出來,有好事不能忘了妹妹,讓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參加聚會。

    有過前世失敗的人生經歷,梁坤把交友,搞好人際關系看的非常重要。他認為想在燕京迅速站穩腳跟,就得多認識幾個有實力的朋友,比如康斯坦丁、孫睿這種。

    這話聽起來很殘酷,其實是看透了人性。

    孔子也說過“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們要結交“互補”的朋友。看到“不善者”,就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樣的缺點。

    說白了,你結交的朋友要有值得你學習的地方,這樣你們才能吸取對方的長處,共同進步,反之那是不學好。舉個典型的例子,劉備結實了關羽和張飛。

    這話其實還有一層理解,是從道德層面出發。結交那些道德、人品高尚的人有益,如果是道德低下,有不良嗜好的人,則不如不交。正所謂人伴賢良品質高,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

    前世梁坤的酒肉朋友們全是混子,他自己也是,同樣的錯誤他不會再犯了。

    在燕大的校門口見面后,梁爽有些無精打采,說競選班長失敗了。最終班長不是她,輔導員指定了一個男生。

    “這沒什么可郁悶的,不做班長也有好處,生活變輕松了。”梁坤笑道。

    “你那天可不是這么說的,不是要鍛煉嗎?”梁爽還以為他會失望。

    “鍛煉當然好,但又不是只有當班干部一條路,條條大路通羅馬。反正以后有我罩著,你怎么都會有前途的。”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梁坤做事總是抱著這種心態。何況他那天說很多話是給劉君山聽的,結果怎樣真的無所謂。當班長這種事,梁爽的頭上連個求助的黃色問號都沒有,她根本沒有執念,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

    “我在學校什么也沒干,你都認識法國朋友了,你學法語是因為會算命嗎?”梁爽夏天覺得梁坤學法語沒用,結果很快就用上了,有些不可思議。

    “我就是想多學點東西,沒想到會遇到法國留學生。”

    “他怎么樣?長的帥嗎?”

    “金發帥哥,而且家里很有錢,具體有錢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

    兩人正說著,康斯坦丁開著車帶著女友到了。他開的還是一輛奧迪A6,下車后校門口許多學生都往他們這邊看,學生開這種車非常吸睛。

    “好吧,他家比我想象的更有錢。”梁坤自言自語著,朝兩人揮了揮手。

    梁坤從來沒開過豪車,但他知道這個年代的奧迪A6新車大概賣40萬左右,基本是目前國產合資車里最貴的車型,比很多房子還貴。

    康斯坦丁穿著黑色T恤,酒紅色外套,深藍牛仔褲,黑色運動鞋,還帶了副墨鏡。因為肩寬臀窄的倒三角體型,休閑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竟有幾分軍裝的味道。

    梁爽心說梁坤當不當班長真無所謂了。俗話說物以類聚,有錢的外國人看他這么順眼,他未來能差得了?

    “你好,我是康斯坦丁-蘭波特,很高興認識你。”康斯坦丁用中文和梁爽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他的妹妹……我叫梁爽。”梁爽語氣生硬,非常緊張。

    這也是一種鍛煉,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和外國人近距離接觸。

    她更佩服梁坤了,她和康斯坦丁說華國話都緊張,梁坤竟然能吸引對方主動來交朋友,飆法語。該說他是神經大條呢?還是心理素質過硬呢?

    她覺得梁坤可能更適合學工商管理專業,而不是研究文學,他身上有吸引人的特質。

    保持一顆平常心,是梁坤能和康斯坦丁自如交談的原因,他不怕說錯話。

    這個年代有很多崇洋媚外的華國人,只因歐美大國的經濟更發達,來自歐美的外國人普遍比華國人有錢。

    梁坤則沒有對外國人的崇拜或自卑心理,他知道2010年后華國的經濟會騰飛,很多歐美人喜歡到華國來留學了。華國人去國外旅游也成了常態,并且因為瘋狂搶購的行為,被稱為“移動的錢包”。

    梁坤笑著解釋:“她有點緊張,怕初次見面禮儀不周。”

    康斯坦丁微笑道:“不用擔心,我來華國很多年了,現在已經很少誤會別人的意思了。”

    “你誤會了,她不是怕說錯話,緊張是因為我對她說法國人很熱情,見異性打招呼是親了左臉親右臉。”

    ╭(°A°`)╮你還敢更扯淡點嗎?梁爽鬧了個大紅臉,錘了梁坤后背一拳。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琢磨過來是什么意思,哈哈大笑。“我不會這樣做,這里是華國,有個成語叫入什么……”

    “入鄉隨俗。”梁坤給出了正確答案。

    “對,就是這個,我喜歡你的玩笑。”康斯坦丁笑道。

    梁爽見梁坤和對方很熟,心情一下子變放松了,看來是很好說話的人。

    梁坤兩天就摸清了康斯坦丁的性格,何止是好說話,這貨就一法國話嘮。

    軍訓時很多人以為他是個冷漠的酷哥,其實他是那種偏害羞的冷漠。因為說話口音有點怪,你不跟他說話,他也不會找你,如果你跟他成朋友了,他就會很高興地跟你瞎BB。

    康斯坦丁攬過身邊個頭170CM左右的姑娘,表情有點嘚瑟。“這是我的女朋友徐珍珍,我們是高中同學,她是本地人,這是梁坤和梁爽。”

    聽了建議后康斯坦丁放慢語速,華語發音已經好些了,更容易聽懂。他就是口音有點怪,梁爽聽到的是“靚坤”和“兩雙”,女朋友的名字他念的倒是挺準確。

    “梁坤,我看過你的新聞報道,很高興認識你們。”徐珍珍對兩兄妹打了招呼。

    梁坤打量著徐珍珍,偏分發型剛好披在肩上,相貌一般,單眼皮眼睛不大,身材不錯。她很會打扮,穿著帶黑色花紋的白色休閑外套,藍色牛仔褲,這個年代看非常時尚。

    與此同時,徐珍珍也在打量兩兄妹。他們的衣服一看就不是名牌,但是搭配得當,穿出來的效果很好,突出了他們的優點。

    徐珍珍感覺這就是男友和梁坤一見如故的原因,他們是同類人,重視吃穿,幽默風趣。

    梁坤穿了深藍色休閑外套,黃色的休閑褲,還帶了一頂深藍色的棒球帽,非常陽光。梁爽穿的是開領的韓版運動裝,深玫瑰紅色,袖子上還有灰色的花紋,配上她的膚色顯得元氣十足。

    徐珍珍知道梁坤曾是體育生,百聞不如一見,一看就覺得這對兄妹的身體素質超強。

    其實兩人改變造型沒多久。梁坤有未來的眼光,知道怎么穿衣搭配,衣服都是到燕京后買的。兩人過去的外衣留在了泉城家中,是父母買的,眼光糟糕,十分土氣。

    上了汽車梁坤坐在副駕駛位置,問道:“你剛上學就會開車了?”

    “夏天剛學的,這是我爸的車,我平時想開車上學也不好停。”康斯坦丁解釋說。無論是他的還是他爸的,是只富二代和富一代的區別。

    “我們去哪兒?”梁坤問。

    “吃火鍋,你不是想嘗嘗燕京地道的美食嗎?珍珍知道哪里有。”康斯坦丁驅車上路了。

    徐珍珍也是個吃貨,并且毫不掩飾這一點。“燕京那些不好找的美食小店我也知道在哪里,其實我和他就是這么好上的,在吃方面我們特談得來。”

    梁爽好奇道:“我們是要去王府石小吃街嗎?”

    梁坤扭頭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白眼:“你這話太外行了,真正好吃的東西絕對不會在王府石,那里就是糊弄游客的,最地道的美食得本地人才知道。”

    “一看你就是個行家,在泉城你是不是也知道很多好店?”徐珍珍贊道,同道中人很容易產生共鳴。

    “知道,但我一般不去,因為我自己做的東西就很好。”梁坤笑道。

    梁爽不明白為什么很有名的小吃街他們看不上,徐珍珍坐在后座給她講了起來。

    因為太過著名,似乎到燕京旅游不去王府石便是一大遺憾,外埠旅客是怎么都不會錯過這里的。小吃街在工作日白天沒那么熱烈,一到了晚上就像是不夜城一樣人山人海,但是燕京人是很少去那個地方的。

    在燕京人看來,王府石不是貴,而是坑。說白了,這是個宰外地人的地方,東西不好吃,食材甚至是糊弄,號稱特色小吃街卻沒有本地特色。其實全國各地的小吃街都大同小異,這種圈套無數游客會中招,真正的吃貨是不會上當的。

    •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截圖1
    •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截圖2
    • 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