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醫狂婿小說by簡單醉-巫醫狂婿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都市小說 > 巫醫狂婿

    巫醫狂婿

    巫醫狂婿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簡單醉

    時間:2020-04-28 14:13

    評語:女婿是當定了。

    都市小說《巫醫狂婿》的作者是簡單醉,該書主要人物是柳秋飛沐靈兒,巫醫狂婿小說講述了:柳秋飛選擇入贅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一定是會被人嘲諷的,不過他知道自己現在并沒有選擇的余地,自己這個上門女婿是當定了。

    精彩節選:

    “裝神弄鬼!”

    吳景明不屑一顧的哼了一聲,“這是什么東西?”

    吳景明的同伴譏諷道:“哈哈,也許是收買吳少你的銀行卡吧。”

    “本少什么時候差過錢?我要的是你的女人和一只手,知道嗎?”

    吳景明一臉不屑的掃了一眼手里的東西。

    可就這一下,他的身體卻猛然一震。至尊兩個字,像是針扎一樣,刺入吳景明的眼睛!

    金雅商會至尊卡?

    他難以置信的審視著手里的卡片,將其翻來覆去的看著,想要找出一絲端倪,結果卻發現這竟然是真的。

    吳景明瞬間嚇得冷汗直接從臉頰兩側滑落。

    柳秋飛拿起桌上的一瓶紅酒,為自己倒了一杯:“怎么?吳理事不認識?”

    “這......這......”

    吳景明拿著卡片,有些不知所措,左手騰右手,右手騰左手,接著手忙腳亂地塞回柳秋飛手里。

    金雅商會至尊卡,代表著金雅商會的絕對權威,只有三位會長、副會長才能擁有,而這張卡片的編號是“二”,正是吳俊雄所屬。

    吳俊雄能把這張卡片交給柳秋飛,說明對其極為看重。

    而自己和吳俊雄那點無足輕重的遠親關系,在這張至尊卡面前,連屁都不是。

    只是吳景明想不明白,柳秋飛這么年輕,又沒什么能耐,怎么就能獲得吳俊雄如此信任與看重?

    難道是撿的?又或者偷的?

    吳景明不死心,于是立刻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但很快,他就濕透了后背。

    吳俊雄只有一句話,柳秋飛是他的恩人,也是他尊貴的客人。

    這一句話雖然說得平淡,但吳景明的腦子里卻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東西。

    因為能讓吳俊雄稱為恩人和貴客的,除了那些超級大佬,恐怕也就只有從京都來的大少,而柳秋飛的年紀顯然不可能是前者。

    也就是說,柳秋飛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京都大少。

    這樣一來,也就解釋得通為什么他行事如此霸氣,敢不問自己的身份就直接大耳刮子伺候,因為在這江海市還沒有誰能被他放在眼里!

    至于上門女婿,恐怕也就是這位大少的一個惡趣味罷了。

    吳景明一想到自己得罪了來自京都的大少,瞬間感覺天旋地轉,直接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全場震驚!

    “柳先生,不,柳少,對不起,我有眼無珠,沒能認出您這尊大佛,您大人有大量,求您給我一條生路吧。”

    “求您了......剛才都是我的錯,我的錯......”

    吳景明啪啪地給了自己十多個耳光。他知道,如果柳秋飛不滿意,自己的小命恐怕就難保了。

    畢竟對于京都的大少而言,自己的性命不過螻蟻一般,想捏死也就捏死了,根本不會有任何糾結與麻煩。

    餐廳里不少顧客的嗓子干澀的快要冒煙了,他們從沒想過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沐靈兒也有一絲驚詫,沒想到柳秋飛隨手扔出的東西,竟然能讓驕縱的吳景明直接跪下。

    實際上就連柳秋飛自己也有些訝異。不過要是讓他知道,吳景明腦補出他是京都大少,一定會哭笑不得,覺著這家伙不去當個小說作家都可惜了。

    吳景明的同伴懵逼了,其中一個長著網紅臉的女生拉著吳景明喊叫:“吳少,你這是怎么了?你為什么要給這種窩囊廢下跪啊?”

    吳景明轉身一巴掌打翻女生,還狠狠地踹上了兩腳:“再敢誣蔑柳少,老子弄死你。”

    此時的吳景明嚇得尿都快出來了,在這危急關頭,再冒犯柳秋飛,簡直就是作死。

    女網紅很快鼻青眼腫,癱倒在地上委屈不已。

    “柳少,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吳景明不斷地磕頭乞求,“求您了,給我一條生路吧。”

    “嫂子,真的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會想辦法彌補你公司虧損的。”

    “以后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當牛做馬,我都愿意。”

    看著吳景明跪地磕頭,現場眾人全都摒住了呼吸,只覺著肩膀好似忽然間壓了一座大山,奇重無比。

    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柳秋飛的身上,目光中有探究,但更多的則是尷尬。

    他們方才還恥笑譏諷別人是一個廢物,結果轉眼卻是吳景明跟狗一般跪趴在地。

    現在一想,何其可笑?

    沐靈兒聽到嫂子倆字,不禁臉色一紅:“秋飛,既然他道歉了,要不這件事情就算了?”

    柳秋飛拾起餐桌上的一柄餐刀,“撲”地一聲,插入吳景明的右掌。

    一時間,鮮血飆射。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么?”柳秋飛第二次說出了這句話。

    這一刀狠辣絕情,顫動了餐廳里所有人的心臟。

    柳秋飛不是圣賢,他心里明白,倘若自己沒有吳俊雄撐腰,沒有天巫傳承,今天恐怕只會被吳景明狠狠地的羞辱一番,然后被其打成一個廢人。

    弄不好就連沐靈兒也會被對方霸王硬上弓。

    因此他毫不手軟的廢掉了吳景明的右掌。

    惟有這樣,吳景明才會心存敬畏和恐懼,才不敢再打沐靈兒的主意。

    事實也是如此,吳景明心中原本殘存的一絲疑慮和怨恨,在柳秋飛這一刀下徹底煙消云散。

    除了來自京都的大少,又有誰敢如此狠辣?又有誰敢如此不留余地?

    當柳秋飛拉著沐靈兒離開時,吳景明的眼神里全是畏懼,還有劫后余生的慶幸。

    今世,柳秋飛就是他的夢魘了。

    出了餐廳,上了車,回家的路上,沐靈兒和柳秋飛很有默契的沒有再提餐廳里發生的事。但沐靈兒坐在副駕駛上盯著柳秋飛的眼神中,卻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光亮。

    回到家,倆人先后梳洗了一番,沐靈兒躺在床上看著書,柳秋飛躺在地鋪上。

    “關燈了?”

    “關吧。”沐靈兒放下書。

    “啪”的一聲,房間一片漆黑,只剩幾縷朦膿的月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

    沐靈兒側臥著,看著躺在地鋪上的柳秋飛,小聲說道:“今天晚上有點涼......你要不要睡在床上......”

    沐靈兒的悄臉變得緋紅起來。

    現在已經是夏初的季節,街頭露大白腿的女人就像是雨后春筍,又怎么會冷了。

    柳秋飛下意識回道:“不用了,地鋪挺暖和的,你早點休息吧。”

    話音落下,柳秋飛愣了一秒,接著回過神來,不由后悔得捶胸頓足,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巴掌。

    這分明是一道送分題,可卻被他硬生生答成了送命題,簡直是蠢得無可救藥。

    “哦,那你就睡地上吧。”

    沐靈兒翻了個身,背對著柳秋飛的一張俏臉早已咬牙切齒。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才問出這個問題,沒想到柳秋飛這蠢貨竟然會這樣回答她。

    “那個,我覺得地上確實有點涼,還是睡床上暖和些。”

    柳秋飛試探性的把手往床上的被窩伸去,但很快便被察覺到動靜的沐靈兒一腳踢出了被窩。

    “滾。”沐靈兒冷聲道。

    聽到這個字,柳秋飛絕望地捂著臉,比丟了件法器還要難受。

    這次機會錯過了,下次不知道還得等多久......

    • 巫醫狂婿 截圖1
    • 巫醫狂婿 截圖2
    • 巫醫狂婿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