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長去哪了小說-道長去哪了八寶飯

    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 道長去哪了

    道長去哪了

    道長去哪了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起點中文網

    作者:八寶飯

    時間:2020-04-28 11:33

    評語:修仙難招人更難。

    顧佐小說《道長去哪了》,作者:八寶飯,提供顧佐小說閱讀。《道長去哪了》小說主要講述了:宗門的王道長又失蹤了,只留下了一堆爛攤子交給顧佐解決。為生活所迫他只得舉著宗門的牌匾到處推銷,逢人便問,請問聽說過懷仙館嗎,以此招足人手。這世道,修仙難,招人更難。

    精彩節選:

    這是一個令人極其為難的抉擇。

    顧佐當然清楚,崇玄署三年更換一次宗門名錄,如果顧佐的名字既出現于懷仙館,又出現在云夢宗,那人家就要撤銷懷仙館的牌票了。

    或許可以打一點擦邊球,看看能不能鉆空子兩邊都保留,比如更換加入云夢宗的鄉籍、名諱等等,但這種做法的后果很嚴重,一旦查實,崇玄署肯定要重重懲處,就連云夢宗也難免要吃掛落。

    加入云夢宗,還是繼續當館主?

    正拼命權衡時,就聽十二娘續道:“......否則的話,你就永遠只能在外門。宗門的規矩,外門弟子每月只有兩塊靈石,入了內門,才能漲到五塊,跟著老師還能得到不少貼補,差別極大......最主要的是,宗門最上乘的功法,只在內門傳授……”

    顧佐當即打斷:“十二娘,入外門......不需要放棄道館?”

    十二娘道:“不需要,外門中還有很多別家宗門相互交換的弟子,短則三五個月,長則三五年,都是常有的事,功法概由傳功長老指點,將來回歸本宗,也沒有背離師門一說。但這樣的情況很少,除少數幾家宗門外,鮮有人愿意離開云夢。”話語間滿滿的自信。

    居然可以兩全其美?

    “傳功長老指點?”顧佐最看重的是這一項。修行路上,有沒有老師指點,差別很大。很多時候,自己琢磨三年五載沒搞明白,只不過是老師一句話的事。

    “當然!”

    顧佐繼續追問:“兩塊靈石?”

    “兩塊,但是丹藥、法器之類的,則要自己爭取,沒有老師貼補。”

    兩塊靈石,夠了!

    兩塊靈石不算多,但確實長期而穩定的飯票。顧佐有時能一次掙夠很多靈石,有時卻又連吃飯都成問題,更別談什么靈石了,可謂朝不保夕。

    如果加入云夢宗,就不必再東奔西跑,更不會擔心吃了上頓沒下頓,只需要安安心心修行即可。每月兩塊,每年就是二十四塊,何況還可以勤懇一些、辛苦一些,爭取別的貼補。

    當然,加入外門也不是只享受好處的,門中有事,外門弟子也需“服其勞”,如果宗門不同意,也不能隨意破門而出,否則跑到天邊,也是門中弟子。

    就好比顧佐現在是懷仙館的人,只要懷仙館同意,就能加入云夢宗。在云夢宗外門學藝期間,懷仙館的身份會做保留,但一切行事需要聽從云夢宗的安排。藝成之后想重新回懷仙館,也需要云夢宗同意才能離開。

    懷仙館由顧佐說了算,這些問題便都不是問題。想到這里,顧佐不再猶豫,當即下了決心。

    最后的問題就是,十二娘承諾得很痛快,反悔了或者說她以為自己可以,結果卻無法控制怎么辦?

    “不是顧某不信十二娘……哎?這是怎么說的……這怎么好意思……”

    “五十貫飛票,如果成了,你還給我,不成,就歸你。”

    “哦……押的啊……”

    顧佐放心了,可放心之余,卻又再次搖擺起來……

    應該會有一個應試招錄吧?到時要不要故意放水呢?

    真是左右為難啊……

    “明日便聯手下場,希望能打醒張師兄,但在此之前,你我需要練一些配合的招法。”

    “請十二娘指教。”

    “張師兄在年前的宗門大比中失利,未入內門,作為外門弟子,我云夢宗傳授的是靈飛經,這門功法最是機變......嗯,顧供奉應該是了解的......對了,說起來我一直很好奇,顧供奉真的沒有修習過靈飛經么?”十二娘追問。

    既然準備聯手,顧佐就得說實話了:“我修行的是原本老館主留下的搜靈訣,的確和靈飛經無關。”

    十二娘當即道:“咱們再試兩招。你就用這些日子從張師兄那里偷......看來的招法。”

    在她的配合下,顧佐從三環月、劍指星、卷銀河開始一招招演起,一直到抱云天,共計十三式,全部演練了一遍。

    演練完畢,十二娘又傳授了另外三式,給他補足了十六式,這套靈飛經的招法才算齊全了。

    傳完之后,十二娘思忖片刻,道:“你的起承轉合、真氣收發,的確與靈飛經略有不同,但若不仔細揣摩,還真看不出來差異,就算我如今看出來了,卻也說不上來究竟差在了何處,當真奇怪之極。咱們先不比招法,純以真氣過手。”

    顧佐伸出一掌,和十二娘的手掌交會,各催真氣發力攻守,這一次比拼法力修為,顧佐算是真正領教了十二娘身為內門弟子的厲害之處,十二娘的法力十分綿密醇厚,拋開真氣的特質不談,單論雄渾程度,遠遠強于顧佐。當日初見之時兩人交手,十二娘明顯留力了。

    顧佐也不覺有異,身為云夢宗的內門弟子,公孫大劍師的高徒,比他弱才叫奇怪。

    既無老師指點,也無同門切磋的顧佐抓住一切機會請教:“十二娘,你的修為到了這個地步,距煉氣圓滿也差不多了吧?”

    十二娘搖頭:“差得遠呢,還得辛苦半年。我是前年剛入的后期,宗門大比中僥幸勝了兩場,才被老師相中的。”

    顧佐頓時感覺不是很好,煉氣士三個小關口,初期、后期、圓滿,如果以十二娘如此雄渾的法力都只是后期,那他自己豈不是初期中的初期了?算下來,他吸納的靈石差不多也有五六十塊了,相當于別的煉氣士兩三年之功,怎么還差那么多?

    “富貴兒......你張師兄他,似乎比你......”

    “他比我厲害。”十二娘坦承:“在外門的時候,就是門中排在前十之列的高手,八百八十六名外門弟子中的前十!但他被人算計,最后幾陣連斗強敵,沒有支撐下來。我雖然在宗門中排不進前十,甚至排不進前二十,但我在女修中排第一,我老師這一脈只收女弟子,所以我入了內門。”

    說到這里,她不禁嘆了口氣:“至于張師兄,只能等三年后了。”

    聽到這里,顧佐也聽明白了,苦笑:“就我這水平,八百八十六名外門弟子中,怕是沒什么希望進入內門吧,十二娘剛才誆我......”

    十二娘抿嘴笑道:“只要努力,希望總是會有的。再者,顧供奉自己不愿入內門的,又擔心什么?好了,說回正題,你就用搜靈真氣運使靈飛經的拳法吧。”

    “怎么配合?”

    “明日下場時,你我聯手以二對一,這在宗門師兄弟之間是經常的,張師兄不會不答允。由我正面接招,你在旁側游擊,都用靈飛經拳法,重點在于出招的時機。時間太短,我們先練一招......”

    月色下,顧佐認真傾聽著十二娘的講解,在她的指點下配合演練,直到完全練熟,已經是后半夜了。

    雖然只是一招,但卻非常微妙,顧佐詢問是不是公孫大劍師所授,十二娘卻道:“是我昨天想了一晚上琢磨出來的,試試吧,也不知行不行,不行再改。”

    看她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顧佐唯有高山仰止。

    第二天巳時,顧佐和十二娘來到演武廳,面對張富貴的時候,提出了以二對一的要求,張富貴毫不畏懼,當場答應:“顧師弟、李師妹,請賜教!”

    按照計劃,十二娘攔住正面,接下了張富貴的主要招法,顧佐于側面配合游斗,看準時機下手,一擊不中便跳出戰圈。

    這次斗法,十二娘和顧佐這邊存了取勝的心思,目的再非之前的陪練,如此一來,激烈程度自是要比以往強出許多,真氣控制越來越難,也愈發外溢。

    • 道長去哪了 截圖1
    • 道長去哪了 截圖2
    • 道長去哪了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