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錦棠秦云璋嫡女醫為妃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穿越小說 >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原創書櫥

    作者:九歌

    時間:2020-04-28 09:34

    評語:卷入了一場陰謀之中。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嫡女醫為妃》,作者:九歌,提供陸錦棠秦云璋小說閱讀。嫡女醫為妃小說主要講述了:陸錦棠發現自己來到異世之后沒有慌亂,想著既來之則安之,決定開始自己新的生活,卻沒有想到自己早就已經卷入了一場陰謀之中。

    精彩節選:

    “拜堂之事,也是由姐姐代勞,姐姐一身大紅的嫁衣真是漂亮。且她已經懷了身孕,想來世子爺是真心疼愛姐姐的,我撕了婚書,讓姐姐留在岐王府,也是為姐姐考慮。”陸錦棠話一出口,院子里又是一驚。

    “你說什么?”陸老爺瞪大了眼睛,“明月懷孕?”

    未出閣的女子,卻懷有身孕,這在大夜國簡直是奇恥大辱,是要被浸豬籠的!

    “當年的婚書,于年少有為的世子來說,無疑是個枷鎖,也是恥辱……”陸錦棠惋惜輕嘆,“就當我今日是專程為了送姐姐入岐王府,給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個名分吧。”

    陸老爺氣得仰倒,聽了這話,又微微一愣,“當年的婚書,究竟為何而立?為何岐王極力促成,岐王世子卻一直推拒不肯?”

    “爹爹還是不要問了……”陸錦棠垂下頭去,遮掩自己眼眸中的瀲滟光芒,“今日幾番折騰,還險些被人陷害,污了清白,實在是累了……”

    陸老爺的眼刀子狠狠向方氏掃來,方氏驚得一抖。

    “你且回去休息,此事明日再說。”陸老爺煩悶的擺擺手。

    陸錦棠從地上起身,出了院子不遠,便聽到陸老爺責罵方氏的聲音。

    “她何時勾/引了岐王世子?竟珠胎暗結!”

    “是那丫頭胡說……老爺不能信她……”

    “世子會往自己頭上戴綠帽子?仆婦為何說錦棠屋里進了男人?這不是你母女的安排?”

    “定是誤會……”

    “和世子有婚約的是錦棠!讓明月替她拜堂究竟是誰的主意?此事若是惹惱了岐王,你以為你兜得住嗎?”

    方氏漸漸沒了聲音。

    ……

    陸錦棠輕笑著走遠,陸家人還以為她是那個肚子里有話,卻倒不出來,會被幾句話哄騙的團團轉的二小姐呢?

    既然她已經穿越而來,誰都別想欺負到她頭上來!

    “小葵,你去耳房睡吧。”陸錦棠習慣了一個人睡覺。

    可她進了閨房關了門,卻立時察覺到不對。

    她伸手就要開門。

    門栓卻被人一推,當的閂住了門。

    “你若現在叫喊,便坐實了你屋里藏有男人的罪名了。”有個身影,在黑暗中靠在門框上,戲謔輕笑。

    陸錦棠向后退了兩步,順手抄了一只細口葫蘆瓶背在身后。

    黑暗的房間里,她這細小的動作似乎也落入那男人的眼中,頎長的身影處傳來一聲輕笑,“一只小花瓶,對我沒用。本王只是很好奇,你如何知道陸明月懷孕?”

    他說話間向她靠近。

    陸錦棠借著窗外月光,看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襄王爺夜探女子閨房,就是為了問這個?”

    “不全是。”襄王輕笑,“更多的是好奇。”

    “我姐姐是否懷孕,與你有什么相干?”陸錦棠瞇眼輕嗤。

    “與本王無關,卻與你的品性有關。若是你信口胡說,在你父親與家仆面前,誣陷她,敗壞自家姐妹的名節,說明你這個人品行不端,令人嫌惡。”襄王說。

    陸錦棠不屑的輕嗤一聲,“我品行如何,似乎也與襄王爺沒有關系吧?”

    “怎么會無關呢?”襄王輕笑著抬腳,一步步走向她。

    陸錦棠退無可退,一步步被他逼得背抵在墻上。

    她捏緊了手中的花瓶,雖說現在這副身體差了些,但她對人體穴位軟肋了如指掌,一下子砸下去,讓他不省人事,還是很輕松的。

    “你我已有肌/膚之親,你若品行端正,又恰好會醫術……我娶你過門不是正好?”襄王輕笑著,抬手勾起她的下巴。

    陸錦棠一抖,揮手將花瓶輪向他腦殼。

    襄王閃身避過,凝眸道,“本王喜歡溫柔賢淑的。”

    “抱歉,我不是王爺喜歡那款!”陸錦棠冷冷說道,“至于肌/膚之親,你我都是被人暗算,王爺不提,就當沒有此事。”

    襄王眼神略暗,“你若是怕被本王拖累,本王就求一道圣旨,在本王死后,不叫你陪葬。”

    陸錦棠抬手握住襄王的手腕。

    在襄王翻手要抓她的時候,她又立時放手,縮手回去,“襄王爺不必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雖會醫術,但襄王爺的病,我治不了。”

    襄王爺微微一僵,忽而輕笑,“陸家二小姐突然會醫術,還會失傳已久的針灸之術,這件事本身不就很有意思么?即便還是要死,臨死前,多些趣味不是更好?”

    陸錦棠暗暗皺眉,她不想招惹襄王,只想完成了任務回到現代。

    “明日本王就來提親。”襄王笑瞇瞇說。

    陸錦棠大驚,“不行!”

    襄王不悅,“還沒人敢對本王說‘不行’。”

    陸錦棠有些著急,這襄王的樣子,看起來是說的出做得到的,且以他的尊貴身份,才不會在意自己是不是剛剛退婚……可是她的任務,必須呆在陸家才能完成啊!

    “我不能離開陸家,起碼暫時還不能。”陸錦棠低聲說。

    “為何?”襄王的目光落在她滿頭青絲之上,腦中卻莫名想起她身上的柔軟甜香。

    他身上的藥分明早已經解了,可這會兒他卻覺得身上莫名一熱。

    “我弟弟他……他年紀還小……”

    “一并接來襄王府。”襄王說。

    “不行,我爹不會同意。而且我們姐弟之間還有許多誤會,我希望能與他冰釋前嫌……”陸錦棠皺眉道。

    原主就那么一個親弟弟,是她最親的親人了,這個理由應當說得過去。

    “這與嫁人并不矛盾,”襄王說,“我要他在襄王府讀書,你爹爹想來求之不得。”

    陸錦棠恍如牙疼一般,嘶了一聲,話雖不錯,可她不能離開陸家啊!否則也不用那么著急退婚了!

    “不如我們打個商量,我幫你治病,雖說不能除根,起碼叫王爺您能少受些罪,運氣好,或還能多活兩年……”

    襄王瞇眼看著語氣隨意的陸錦棠。

    “王爺就不要再提求娶之事了,如何?”

    “你竟這般不愿嫁我?!”這語氣,怎有種風雨欲來之感?

    •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截圖1
    •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截圖2
    • 陸錦棠秦云璋小說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