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君是朵白蓮花小說沈圓圓陸之焱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穿越小說 > 夫君是朵白蓮花

    夫君是朵白蓮花

    夫君是朵白蓮花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閱小說網

    作者:紅蘇

    時間:2020-04-23 14:42

    評語:穿越女與重生男。

    小說《夫君是朵白蓮花》的作者是紅蘇,該書主要人物是沈圓圓陸之焱,夫君是朵白蓮花小說講述了:穿越而來的沈圓圓一心想用自己超越這個時代的學識發家致富建功立業,而重生回少年時代的陸之焱,則把建功立業拋在腦后,一心只想守護好自己的摯愛。就這樣,一對開掛的夫妻,就這么稀里糊涂并且異常和諧的開啟了新的人生。

    精彩節選:

    金秋時節,風吹稻浪。

    本應是收獲的季節,可豹子嶺的內內外外,卻是滿目狼藉。

    徐循躺在破舊的土炕上,竭力消化著屬于另一人的回憶。

    沈圓圓,豹子嶺村,沈玉國的閨女,今年七歲。

    她上邊有倆哥哥,一個九歲,一個八歲。

    下邊有個三歲小弟。

    父親沈玉國外出四年未歸,娘親帶他們幾個,本來同親爺爺跟后娶的繼奶奶一塊生活。

    去年一場瘟病親爺爺過世,便余下他們娘幾個同繼奶奶汪氏一塊過日子。

    這一回,匈奴蠻族來犯,奶帶著倆叔跟家中四個孩兒藏在了土洞中。

    卻命令娘親一人應付那幫野蠻兇悍的匈奴男人。

    才三十不到的娘親,因為無法忍受被匈奴男人玷污,一頭撞墻,殉節而死。

    而徐循,噢不,如今應當叫沈圓圓,卻由于在土洞中不小心踩了二叔一腳,給后奶猛推一把,直接撞在了土窖中的泥灰墻面上。

    真正的沈圓圓走了,而徐循這縷孤魂,卻陰差陽錯穿到了沈圓圓身上。

    徐循躺在土炕上,覺的這所有,便跟作夢一般。

    外邊,忽然一陣吵鬧,把游思中的她叫回現實。

    “奶,我母親沒了,你就買副棺埋了罷。”

    一稚嫩的童音這樣說道。

    這嗓音屬于大哥沈進財。

    說是大哥,長兄,實際上無非是個適才失去娘親,才九歲的屁孩子罷了。

    徐循覺的有些好笑,自己活了二十幾年,沒一個至親。

    這倒好,一穿越,竄出這么一堆小蘿卜頭兒,獨獨,大部分年齡都比她大。

    “買什么棺,我哪有銀錢給她買棺?家中口糧都被天殺的匈奴人哄搶走了,這活人全都要活不下去,誰還顧及死尸?”

    宅院中傳來后奶的嗓音。

    “奶,人沒了,總不可這樣擱著吧。”

    老大沈進財據理力爭。

    “如果不是奶你執意要娘在外邊頂著匈奴人,沒準兒咱一家全死掉。如今我母親沒了,你還不給買棺,等我父親回來,我便說給我父親聽。”

    “你愛跟誰說就跟誰說。”

    宅院中,沈汪氏中氣十足,很有一種潑婦豁出去不要臉的架勢。

    “王八犢子,我還跟你講,這家我說的算,你們不愛待便給我滾,那婦人,死都死啦,還想牽累我們咋的?”

    “可哪家沒了人不進棺的?要不,奶,你把雜物房中那臺棺給娘親用了。”

    二哥沈進寶的聲響傳來,也是忿忿不平。

    但徐循聽得出,兩人都十分克制,即使那個所謂的奶奶對他們已經如此不客氣了,他們還是一口一個“奶”叫著。

    “小雜碎,那是我母親的棺,你們居然想要?”

    這回是個男人說話,沈圓圓頭腦中浮出一個影子,二叔沈玉民。

    “那我母親咋整?”

    沈進寶急了,囔囔道。

    “咋整?滾個破草席掘個坑埋了了事兒,還咋整?”

    沈玉民語氣帶一縷幸災樂禍。

    “要我說,你母親全都給匈奴人糟蹋了,身子不干凈,對不起我大哥,便應丟亂葬崗,免的辱沒沈家門風。”

    • 夫君是朵白蓮花 截圖1
    • 夫君是朵白蓮花 截圖2
    • 夫君是朵白蓮花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