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蕭寒慕云傾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重生小說 >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原創書櫥

    作者:桃菜菜

    時間:2020-04-20 11:07

    評語:死纏爛打。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作者:桃菜菜,提供秦蕭寒慕云傾小說閱讀。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小說主要講述了:慕云傾在重生歸來之后,不愿再與他有任何的糾纏,可是終究還是沒有逃過他的死纏爛打。

    精彩節選:

    “小姐,老爺叫你,可是為了四小姐的事?”云鬢知曉慕云歌最受慕中遠疼愛,霎時緊張起來。

    慕云傾微微一笑,“別擔心,方才是四妹妹自己撞得不是么?”

    云鬢下意識點點頭。

    “既然是四妹妹自己撞的,父親便沒有責罰我的理由。”慕云傾起身,“去開門吧,說我稍后就過去。”

    萃凡居的正廳內,慕中遠坐在桌前,眉頭緊蹙,面色稍顯凝重。

    白氏站在一旁,手里攪動著手帕,時不時看向內室的動向,擔憂的厲害。

    慕云傾緩步走進去,她微垂著頭,纖長的睫羽擋住神色,一時間竟讓人看不出她半分心思。

    她今日上了一層淡妝,輕黛的眉微微蹙著,眉宇間散發著渾然天成的矜貴,一時間竟讓人移不開眼眸。

    白氏愣了一下,抿著唇迎上去,拉住慕云傾的那一刻眼眶霎時紅了,“好孩子,可是嚇壞了?”

    “別擔心,大夫說,云歌只是暈過去了,會好的。”白氏輕柔的摟住她半個身子。

    無論她對慕云傾做過什么,在人前,總是一副慈母的模樣。

    她今年剛剛及笄,慕云歌卻要小她幾個月,能將她算計至此,怕是少不了這個白氏從中謀略。

    慕云傾心中泛著冷意,不著痕跡的從白氏懷中退出來。

    “母親多慮了,妹妹吉人天相,自然輪不到我來擔心。”

    此話一出,正廳內的氣氛瞬時緊張起來,白氏那雙溫柔的眸中也多了一絲冷厲,側眸審視著慕云傾。

    方才她接到消息,說云歌被慕云傾這個蠢貨逼得撞了柱子,她還有些不相信,如今看著慕云傾的樣子,她倒真的信了三分。

    她這個繼女,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老爺,云傾可是有些誤會了。”白氏一轉頭,便將自己的委屈全然放出。

    白氏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雖已經生過三個孩子,但此時仍舊是扶柳之姿,她如今身著一身素色衣衫,面帶愁容,看起來越發的有風韻。

    慕中遠在一旁看著,霎時便心疼起來,再看慕云傾的模樣,眸中漾起深深的不滿。

    “云歌為了遮掩你的丑事連名節都不顧了,你怎能狠心逼她去死?”

    慕中遠的聲音微厲,透著十足的威嚴,這是他與慕云歌說話時從不會有的語氣。

    慕云傾收斂眸中的寒光,抬起頭,“原本女兒還想著自己出面去找六皇子。

    既然父親回了,女兒不能妄自托大,還請父親去尋六皇子,代四妹妹討一封休書回來吧。”

    “你要讓六皇子休了云歌?”白氏一聽這話,立時有些急了,“老爺啊,南秦那些被休棄的女人哪有好下場,云傾這不是要逼死云歌嗎?”

    白氏潸然淚下,說到后面還不忘看向內室,提醒慕中遠,她的女兒如今還生死未卜。

    慕中遠臉色微沉,“云歌與六皇子成了禮,便是皇家的新婦了,我慕家只是小小的中書令,怎敢毀皇家的婚。”

    這是在提醒她,木已成舟,要她退讓了?

    慕云傾一副誠然不懂的樣子,“若父親覺得慕府出面不便,女兒可以去找外祖母,她與六皇子的母妃相熟,相信皇家也不會為難我慕家。”

    當初她與秦景煜結親時白氏便刻意隱瞞了慕家要出嫁的是哪一個女兒,但這并不代表皇家也無人知曉。

    白氏想以假亂真,也要看皇家會不會買賬。

    慕中遠聽著她的話,面色越來越難看,他不想拿這封休書本是有私心的。

    皇子奪嫡,六皇子正炙手可熱,慕家無論嫁入哪個女兒,都可讓慕家成為皇親,日后他想升一升官位,當如順水行舟。

    他一心想攀附六皇子的勢,卻忘了皇家并非任人愚弄之輩,也忘了慕云傾身后還有一個郡寧侯府。

    無論哪一個,都不是他一個四品小官能惹得起的。

    慕中遠回過神來,驚得滿身冷汗,他看著慕云傾,漸漸生出惱意,一夕之間已經將過錯全都算在了慕云傾的頭上。

    “若非你突然逃婚,云歌如何會代你出嫁?皇家的婚你也敢逃,慕云傾,你當真以為有郡寧侯府在就可以無法無天了么?”

    慕中遠惱怒的看著慕云傾,如今卻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郡寧侯府,“事是你惹出來的,后果也該由你擔著,此事,就由你自行解決。”

    白氏聞言,也稍止了哭泣,眸光精明的望向慕云傾。

    此事若當真讓慕云傾自行解決,云歌哪里還有活路,不能嫁給六皇子也就罷了,這名聲若是毀了,京城權貴還有誰愿意娶云歌。

    “老爺。”白氏擦了擦淚珠,走過去在慕中遠耳邊低語兩句,又道:“蕭貴妃向來最疼六皇子,此事若由六皇子出面,皇家的怒火自然也就平息了。”

    慕云傾未曾聽見白氏和慕中遠說了些什么,卻也猜了個大概,只見片刻后慕中遠的面上染上一絲笑意。

    他剛要點頭,慕云傾便出聲阻止,“父親,四妹妹決不能入皇子府。”

    慕中遠稍稍舒展的眉頭再次皺成一團,“你就這般容不下你妹妹,一定要逼死她?”

    慕云傾抬頭,便瞧見他額角輕顫,儼然已經動了真怒。

    “父親覺得是女兒逼的四妹妹去死的?”慕云傾清澈的眸中帶著絲絲震驚,片刻便浮滿了霧氣,“難道女兒就不委屈嗎?父親為何不想想,女兒一心要嫁六皇子,如何會在成婚這日突然逃婚?”

    慕云傾眼底不可忽視的委屈,讓慕中遠稍有觸動,“你若不是逃婚,為何昨日不見蹤影?”

    “父親。”慕云傾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眼角有一滴淚珠悄然滑落,“女兒昨日一直都在府中。”

    “起早,丫鬟為女兒準備了一碗甜湯,誰想女兒用了之后,便睡著了,再醒來,便是今早了。”

    慕云傾如今雖面容平庸,但這副想哭卻又強忍不哭的倔強樣子亦是可憐動人,慕中遠看著也不禁生出惻隱之心。

    慕云傾心系六皇子,慕家皆知,她為了這樁婚事甚至求到了郡寧侯府,如何能在成婚這日逃走。

    慕中遠垂頭看向慕云傾,漸生疑竇。

    •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截圖1
    •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截圖2
    • 秦蕭寒慕云傾小說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