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慕云傾秦蕭寒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重生小說 >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10.0

    手機閱讀

    來源:原創書櫥

    作者:桃菜菜

    時間:2020-04-20 10:59

    評語:還有挽救的機會。

    古代言情小說《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的作者是桃菜菜,該書主要人物是慕云傾秦蕭寒,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小說講述了:慕云傾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重生了。一切都還來得及,都還有挽救的機會。

    精彩節選:

    他看到他家王爺床榻之上有一女子,那女子竟還下手撕了王爺的褲管。

    蕭溟走也不是留也不行,只能出聲提醒,“王爺,外面的人已經解決了。”

    這一聲讓秦蕭寒反應過來,他倏然推開慕云傾,雙腿微動,起身站于床榻之前。

    腳踏實地的感覺順著腳心傳來,蕭溟與秦蕭寒同時一驚。

    “王爺,您的腿,能動了?”蕭溟喜出望外。

    秦蕭寒垂頭看著自己的雙腿,鳳眸微變,隨即,轉身看向慕云傾,眼底帶著詢問。

    “只是……暫時的。”慕云傾歉意一笑。

    她只是臨時疏通了秦蕭寒關節附近的瘀血,他體內寒氣聚集,很快便會形成新的瘀血,若想去除,確實還需要一些時日。

    秦蕭寒并不意外,但那雙鳳眸中的光亮卻霎時暗淡了幾分。

    他劍眉微蹙,稍頓片刻,才抬頭看向慕云傾,沉聲開口,“本王今日不計較你入幽院之事。”

    這意思,便是同意慕云傾之前提出的交易了。

    慕云傾心中一喜,還未來得及言語,又聽秦蕭寒吩咐道:“將她送回慕中書府上。”

    冷峻的聲音侵入耳蝸,慕云傾卻如同被雷擊中一般。

    秦蕭寒竟然知道她是誰!

    慕云傾渾渾噩噩的被送回慕府,始終未能想通,為何這一世秦蕭寒提前知道了她的身份。

    簌簌小雨順著天空淋了下來,讓夜里的寒氣越發的侵骨蝕髓,寒意也讓她清醒的知道她當真重生回了十三年前。

    慕云傾攏了攏衣衫,她抬眸望向京城最繁華的皇城。

    如今已到深夜,依稀可見皇城的西南角正燈火通明。

    今日南秦國六皇子秦景煜要娶慕中書家嫡女慕云傾為側妃,被抬入府中的卻被換成了慕府庶四小姐慕云歌。

    這年,她十六歲,剛行過及笄之禮,便急著嫁給她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卻在成親這日被慕云歌誆騙,要替最愛的秦景煜除去勁敵作為賀禮。

    于是她混進幽院,要毒害南秦九王爺秦蕭寒。

    而慕云歌則暫時代替她先入皇子府,待到她事成后再去皇子府將她換回來。

    可惜當年她雖成功了,卻未能混進皇子府將慕云歌換回來。

    她甚至一度愧疚,是她害慕云歌嫁不成自己心愛之人,直到多年后,慕云歌登上后位,她方知曉。

    這一切,從最初開始,便是騙局。

    慕云傾倏然想到臨死前,慕云歌親手印在她身上的烙鐵、挖出她眼睛的匕首,還有秦景煜那把刺穿她心臟的冷劍。

    胸口驀然一痛,她伸手將自己環的更緊。

    天可憐見,她回來了。

    她依舊是慕中遠唯一的嫡女,依舊是郡寧侯府的外孫女,她有仰仗,亦不再愚笨。

    那些欠了她的,她要一一的討回來。

    晨曦迤邐穿過院中銀杏葉的縫隙,帶著微黃的光照拂在慕云傾微闔的雙眼上,將人從睡夢中叫醒。

    深秋的寒霜落了滿院,此時竟似一地白雪。

    慕云傾睜開眼,才發現她竟在院中坐了一整夜,她正欲起身,卻見院中的寒霜上落了一雙妖嬈似火的繡鞋。

    慕云歌站在寒霜中,一身紅衣輕覆,腰若約素身姿婀娜,紅衣下肌膚勝雪,儼然一朵盛開在雪中的紅蓮。

    慕云傾抬眼瞥著她點起朱唇,眉宇半開,媚眼如絲的模樣,倒是有些理解為何秦景煜會寵她至極了。

    察覺慕云傾的視線,慕云歌輕咬朱唇,眼中含淚,“姐姐昨日為何不去皇子府接我?如今我與六皇子成了禮,姐姐叫我怎么辦?”

    一開口便將過錯都推到了慕云傾身上,一如前世一樣,即使她退讓讓她公然成了秦景煜的側妃,她慕云傾也始終對不起慕云歌。

    慕云傾一雙琉璃色的眸子此時染著寒光,面無表情的看著慕云歌表演。

    下一瞬,慕云歌嬌軟的身子撲進慕云傾懷中,瘦削的肩膀輕顫,泫然欲泣。

    她指尖微涼,觸碰在慕云傾瑩白的皓腕上,硬生生讓慕云傾生出一股惡心的感覺,上輩子就是這雙手,生生的挖了她的眼睛奪了她的命。

    不著痕跡的甩開她的手,慕云傾說道:“嫁給秦景煜,你不高興么?”

    慕云傾聲音冷冽,竟如這地上的寒霜一般,沒有絲毫溫度。

    慕云歌一驚,抬眸看了慕云傾一眼,便立刻垂下頭。

    那雙琉璃色的眸中寒潭輕攪,波光清澈的似是看透一切一般,讓慕云歌心中慌亂。

    以往若是她這番姿態,慕云傾早就敗下陣來,今日的慕云傾為何如此冷硬。

    “姐姐為何要這樣問?”慕云歌眼中的淚珠瞬間滾落,聲音極是委屈,“姐姐可是在懷疑我了?”

    “我與姐姐一同長大,心知姐姐對六皇子的心思,又如何能生出那種不該有的心思。”

    “難道姐姐不知我心系何人么?”慕云歌傷心的掩面,“況且,昨日是姐姐食言,才叫我落到如此境地。”

    “姐姐。”慕云歌重新拉住慕云傾的手,“你相信我,我當真對六皇子沒有半分非分之想。”

    “沒有么?”慕云傾眼中終于漾起一抹波動,“既然沒有,我這就去找六皇子,讓他擬一封休書送來慕府。”

    “什么?”慕云歌驚呼出聲,焦急的攥緊衣袖。

    她好不容易才借著慕云傾嫁入皇子府,怎可一夜之間便拿了休書。

    若當真被休,父親定然會把她送到莊子上養著,到那時京城的繁華就與她再無關系了。

    “怎么?你又不愿了?”慕云傾站起身,琉璃色的眸中神色淡淡,居高臨下的睨著慕云歌。

    慕云傾與生俱來的貴氣展露無遺,依舊跪在地上的慕云歌竟有種自慚形穢的錯覺。

    她眨眼,將慕云傾臃腫的身材看的真切,才稍稍放下心來。

    只要有她在,慕云傾永遠都別想再翻出身來。

    慕云傾依舊穿著昨日那件翠煙色的衣衫,她雖身材臃腫,但是身姿挺拔,加之慕云歌故意伏低的姿態,越發顯得她趾高氣昂。

    遠遠看去,就像是慕云傾在折辱慕云歌一般,躲在暗處的秦景煜終究忍不下去,焦急的走過來。

    •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截圖1
    •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截圖2
    • 醫妃傲世:邪王不請自來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