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面柔妃小說樓輕舞鳳夜歌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重生小說 > 千面柔妃

    千面柔妃

    千面柔妃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閱

    作者:蕭蕭清歌

    時間:2020-04-16 10:35

    評語:看樓輕舞如何逆襲。

    小說《千面柔妃》的作者是蕭蕭清歌,該書主要人物是樓輕舞鳳夜歌,千面柔妃小說講述了:前世的樓輕舞活得太窩囊了,被渣男,姨娘,庶妹欺負,最后落得一個不得善終的下場還連累了那個未出世的孩子,重活一世,她發誓要讓上輩子負她的人付出代價,最后愿望達成,也與鳳夜歌成了婚。

    精彩節選:

    望著那件軟銀輕羅百合裙,樓輕舞瞇著眼想了想,湊近唐二耳邊,低聲囑咐了幾句。

    唐二聽著,臉色越來越凝重,最終,重重點頭:“屬下立刻就去準備。”

    “嗯。”樓輕舞頜首,看著唐二轉身就要離開,只是在他的手碰到房門時,想到了什么,出聲喚住了他:“唐二。”

    “大小姐?”唐二回頭,“可是,還有別的吩咐?”

    樓輕舞搖搖頭,沉默片許,才嘆息一聲:“你不必擔心。他,很好。”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唐二原本沉著的眸仁蹙然一縮,里面有無數復雜的情緒一晃而過,最終變成了感激,“唐二……知道,把他交給大小姐,屬下比什么都放心。”只是舍不得,他還那么小,卻要面對那么多人生百態。

    可有些事情,他們……身不由己。

    有些仇,他們不得不報。

    而另一邊,李京盛從樓府回到李家,就徑直去書房見了右相李繆。

    看到背對著他站立的李繆,李京盛不知為何突然想到了李子卿,心下一動,啞著聲音喚了聲:“爹。”

    “你回來了?”李繆轉身,銳利精明的目光掃過他的臉,“你在擔心什么。”

    “沒、沒有。”

    “是嗎?你就沒什么要告訴為父的?”

    “……”李京盛覺得喉嚨有些發干,難道爹已經知道了三弟的事情?“什、什么事?”

    “嘭!”李繆手里的書猛地摔在了書桌上,李京盛猛地抬起頭,表情極為微妙,卻強壓下心里的恐慌,“爹?”

    “你還知道喊老夫爹嗎?你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公然當著你未婚妻的面抱著另外一個女子,怎么,你還想直接把兩個都娶了?!”

    李京盛聽到前半句一身冷汗,可等聽完,一顆心卻莫名松了下來。想了想措辭,才道:“爹,那樓憐心一直都在欺騙孩兒,她明明是一幅蛇蝎心腸,當年如果不是她使手段,和孩兒定親的應該是輕舞,而且,輕舞是正兒八經的嫡女,孩兒想……”

    “蠢貨!”李京盛沒有說完,李繆就打斷了他的話。“樓家庶女配不上你了?”

    李京盛臉一白,想到自己也是庶子的身份,被戳到了心口,抿緊了唇搖搖頭,沒有出聲,可心里卻是憋著一口氣,不吐不快。

    李繆瞧他這模樣,哼了哼,卻是坐在了一旁,氣也消了些。他這二兒子哪里都好,就是這腦子不容易轉過彎,有些情緒也不知隱瞞。不過,他欣賞的也是他這點,至少他能看透這個人,不像是大兒子,怎么看都看不透,反而讓人拿捏不住。李繆讓李京盛站了一炷香,才喝了一口茶重新開口道:“你以為為夫讓你娶樓憐心只是因為她那個人?真是愚不可及,你可知道,她的背后是什么?”

    李京盛一愣,能有什么,不就是左相的那個二夫人阮珍了?

    這他自然清楚,可再怎么說,那阮珍也不過是個姨娘。

    “……阮氏。”

    “錯!是整個阮家。”李繆放下杯盞,站起身,走到李京盛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阮氏和京中第一首富的阮家家主一母同胞,阮珍的后盾是阮家,樓憐心背后是阮珍,你娶了樓憐心,就相當于得到了整個阮家的支持。而樓輕舞雖然是嫡女,可本家早已沒落,你娶她,只是娶了那么一個人。懂了嗎?”

    “……”李京盛怔愣半晌,才動作極緩的點頭,“懂、懂了。”

    他今天差點壞了大事。“爹,那今天樓憐心那里……”

    “女人嘛,哄幾句就好了。可下一次,不要再讓為父知道你目光依然如此短淺!”

    “是,兒子記下了!”

    “而且,”李繆眸底精光一掠,“過不了幾日,那二夫人阮氏就會被抬為正妻,到時候連帶的樓憐心也會成為正兒八經的嫡女,不會辱沒了你。如今你要辦的,是如何在今晚上的壽宴上討得皇上歡心,至少不要出任何差錯。”

    “……是!”

    “你想清楚就最好不過了。對了,你三弟呢?他怎么沒跟著你一起回來?”

    “三弟?”李京盛心頭一跳,垂著的眼底閃過一抹恐慌,卻被他死死壓住,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小心翼翼道:“本來是要帶三弟回來的,只是三弟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聽到要回去,一聲不說就躲了起來。兒子急著趕回來參加壽宴,就……”

    “這孩子!”李繆皺皺眉,語氣卻是寵溺一片,并沒有懷疑,“既然他想玩,就讓他再玩一段時間,過些時候把他再接回來就是了。”

    李京盛垂下的眼底閃過一抹晦暗,嘴里卻是規規矩矩:“是,兒子記下了。”

    李京盛直到走出房門才慢慢舒出一口氣,望了一眼即將暗下來的天空,眸色暗沉暗沉的。腦海里閃過樓輕舞那張絕美的小臉,可隨即被他慢慢遏制,如果美人和阮家要選擇一個的話,他自然會選擇后者。至于樓憐心,大不了等娶了她之后,再想辦法把輕舞收入房中。

    至于三弟……

    他會把他的痕跡抹得一干二凈!

    想清楚了這些,李京盛就開始著手準備進宮的事。

    待會兒到了宮里,如果見到樓憐心,哄個幾句,也就沒事了。

    只是李京盛沒想到自己會這么快見到樓憐心,他剛到了宮門外,下了軟轎,就看到不遠處停著的兩頂轎子,一前一后,等轎子里的人出來后,正是樓憐心和朝霞郡主。

    那朝霞郡主是宗親王唯一的女兒,寵得無法無天,刁蠻任性,不過本性倒是不壞,毫無心機,脾氣卻是一點就著,六親不認。

    樓憐心平日里靠著阮家的關系,跟上流社會的貴女多有交流,加上嘴甜肯送些貴重的東西,倒是得到了不少貴女的肯定,加上她深得皇后喜歡,跟朝霞郡主走得越來越近。不得不說,樓憐心除了心機深了些,的確比樓輕舞對他有幫助的多。

    這樣想了,李京盛就看向了樓憐心。

    而樓憐心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李京盛,可她卻站在朝霞郡主身邊沒有過去。

    朝霞郡主是知道樓憐心有那么一個未婚夫的,看了看李京盛,又看了看樓憐心一副想過去卻又惴惴不安的可憐模樣,忍不住調侃道:“怎么?吵架了?”

    她這樣一說,沒想到樓憐心的眼圈竟是立刻紅了。

    “呦,這怎么一說就真哭了?來,跟姐姐說說,誰欺負我們憐美人兒了,這一副委屈樣兒。”

    樓憐心拿著帕子按了按眼角,糾結猶豫了許久,才小聲道:“沒什么,只是一些小事罷了。”

    “小事兒?小事兒能讓你這樣?”朝霞郡主顯然不信,她性子直,容不得自己身邊的人被欺負,立刻拍了拍胸口,“說吧!天塌下來,也有本郡主給你撐腰!”

    樓憐心張張嘴,半天,才小聲道:“我姐姐回來了。”

    “嗯?就你那個三年前就知道偷男人的嫡姐?她回來就回來了,你委屈個什么勁兒?她還能反了天不成?”

    • 千面柔妃 截圖1
    • 千面柔妃 截圖2
    • 千面柔妃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