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遇見愛寧蓁陸執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重生小說 > 重生遇見愛

    重生遇見愛

    重生遇見愛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閱

    作者:藤蘿為枝

    時間:2020-04-15 15:56

    評語:落魄小狼狗和軟萌小可愛的蜜戀。

    《重生遇見愛》的主角是寧蓁陸執,作者:藤蘿為枝,小說主要講述了:前世寧蓁對陸執避之不及,不是不愛,而是不敢。當她枉死后,陸執為她報仇雪恨,并毅然決然的隨她而去。或許老天不忍,他們雙雙重生,這一世,她不再逃避,不再懦弱,他不再放肆不羈;他們為愛拼搏,終得圓滿。
    精彩試讀:
    黃昏的陽光并不熱烈,瑰紅色的光芒十分柔和。

    沿街兩旁的枝丫錯落,嫩綠的色彩生氣勃勃。

    寧蓁背著書包,離陸執一米多遠。

    街上行人很少,寧蓁家買的這套房子屬于新開發區,沿街的綠化不錯,這邊的房子大多數裝修人還沒住進來。

    陸執本來是想和她多說說話,誰知道寧蓁那么正經,一路都沒搭理他。

    “寧蓁。”他忍不住了,“你離我那么遠做什么?”

    “熱。”

    “沒事,我不怕熱。”陸執走到她身邊。

    “陸執,你干嘛非要跟著我呀?”寧蓁忍了又忍,終于有點兒氣了。

    “跟我裝傻呢這是,之前不是說過嗎,我喜歡你呀。”

    “但是我又不喜歡你,你能不能別跟著我了。”

    陸執笑容淡了點:“真不喜歡我啊?”

    “不喜歡。”

    “你再說一遍!”

    “不喜歡!”

    “你之前還說我帥來著。”

    “那是被你威脅的!”

    陸執長腿一跨,轉到她身前,雙手放在她肩上。她一米六二的個子,比他矮出好多。他掌下的肩膀嬌嬌弱弱,他都不敢使力。

    寧蓁揮開他:“陸執,你要說話就好好說。”

    “你是不是嫌棄我?”

    “不是。”

    “你嫌棄我什么?成績不好,太兇了,還是抽煙?給個話呀,我都改了行不行,你別這么欺負我啊。”

    寧蓁不背這個鍋:“明明是你欺負我。”

    陸執笑了:“嗯呢,是我欺負你。”想狠狠欺負你。他用商量的口氣說:“寧蓁,你就喜歡我一點點行不行?”

    “不行不行,陸執,你別成天想談戀愛的事情。你還是高中生,這些等到你大學的時候再考慮。”

    “我一見到你就忍不住啊怎么辦。”

    寧蓁漲紅了臉,他黑眸晶亮,臉上帶著痞痞的笑意。

    “我不想和你說話了!”他說話太不要臉了,她根本說不過他,寧蓁又不會罵人,只能吃悶虧。

    他低聲悶笑,逗她:“不想和我說話,想直接發展下一步?”

    他說得比較含蓄,但寧蓁又不傻,自然聽懂了這不是什么好話。

    “陸執!”寧蓁伸手擰了他一下,“你流氓。”

    “嘶,下手輕一點啊小可愛,謀殺親夫吶你這是。”他笑意不改,也不躲,就嘴上貧。“這么兇呀?”

    寧蓁繞過他往前走,不想搭理他了,越搭理越吃虧。

    他輕笑了一下,配合著她的速度走。

    寧蓁從學校回家的路本來就不遠,她怕被人看見她和陸執走一起,到時候說不清楚。寧蓁停下腳步:“陸執,你快回去吧,我要到家了。”

    陸執知道她膽子小,也沒打算為難她。

    他就想和她把事情說清楚,“寧蓁,我是真心的,你給我一個機會行不行?”

    他這輩子都沒這么討好過一個人。

    喜歡是種很神奇的東西,像懸在心上的一根羽毛,一見到她就會撓。

    寧蓁不吭聲,抬起眼睛看他。他皺著眉,像是真的沒辦法了。

    有時候說寧蓁性子軟吧,但她又是真的執著,一旦認準的東西,很難被撼動。

    兩人靜靜對視了片刻,陸執退讓道:“我怕了你了。”

    什么都想給你,什么都想依你。

    “你回家吧,我看著你走總行了吧。”

    寧蓁松了口氣,她就怕陸執耍無賴。她和他說了再見,往自家小區方向走。

    耳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著輕輕的風聲。

    寧蓁回過頭,陸執追上來,他黑眸幽深,氣息有點兒粗重。那眼神像一口沉寂了太久的古井,漆黑深邃。

    “寧蓁,讓我抱一抱行不行?我忍很久了。”真的沒辦法了,忍不住了。

    肖想了很久那種滋味,煙癮與此一比,完全不值一提。

    她還沒來得及說出拒絕的話。

    陸執上前一步,將她擁入懷中。

    他下巴抵在她肩上,雙手圈住她,微微彎腰,鼻尖盡是她頸間的香氣。勾得他心都酥了。

    寧蓁猝不及防被他抱住,又羞又惱,剛想開口讓他放手。

    頸間突然傳來一點點濕濡,輕如點水。

    像腦海里炸開了煙花,說不清是震撼還是驚嚇。紅暈從她臉上蔓延,迅速燒至耳尖。

    她生平第一次無師自通,罵他:“陸執,你這個變態!”

    ——

    寧蓁洗完了澡,寫完作業后又在書桌前做了一會兒化學題。

    過了那么久了,頸間的觸感似乎還殘留著,寧蓁合上書本,干脆撲在床上。拿被子將自己裹成一個繭。

    她這學期都不想和陸執說話了!

    他怎么那么色!

    不管上輩子還是這輩子,一點兒都沒變。

    寧蓁家境不錯,房間里空調開著,她裹住被子也不覺得熱。

    枕頭下的手機在震動,她腦子里亂糟糟的,震動第二輪才聽見。

    寧蓁從枕頭下面摸出手機,一串陌生的號碼。

    她有種不祥的預感,掛斷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手機又震動起來了。

    寧蓁抱住床上的小熊娃娃,皺了皺眉,還是給掛了。

    總算沒再響。

    手機屏幕黑下去,過了一會兒,又震了一下,手機的光亮起來,寧蓁看過去,這回是發的短信。

    【寧蓁?我不是故意的。】

    不祥預感坐實……他怎么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

    寧蓁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來,之前陸執用童佳的手機給她打過電話,他應該是把號碼記下來了。

    她沒打算回,把屏幕滅了,塞回枕頭下面。

    然而這不抵用,哪怕又厚又軟的枕頭隔著,手機還是響得很有節奏。

    翁——翁——翁——

    響得人心煩意亂。

    寧蓁沒有關機的習慣,因為這個手機本來就是買來和外公外婆聯絡的,他們年紀大了,媽媽去世以后,他們最親近的人只有寧蓁,寧蓁怕他們有什么急事又聯系不到自己。

    她把手機又摸出來。

    一看,手機屏幕顯示七條未讀短信。

    【寧蓁?】

    【小可愛】

    【我真不是故意的】

    【沒忍住】

    【別生氣行不行】

    【你這樣老子很慌啊】確實很慌了,都打了“老子”發過來。

    【其實我還沒感受仔細真的】寧蓁要被這個混賬氣哭了!還想怎么感受仔細?

    手機又震了震。

    【就有點奶香】

    【還有點甜】

    寧蓁實在忍不住了,臉上熱辣辣的燙,開著空調都不能吹散她的氣惱和羞澀,直接把他拉黑了。這下總算清凈了,她把自己裹緊,不再去想這件事。

    睡覺好了。

    陸執的手指在屏幕上跳動,正正經經打下了最后三個字【對不起】。

    那邊始終沒有回。

    ——

    寧蓁周三來上課的時候,教室里依然人很少。

    她捂住唇,低低咳了兩聲。昨晚氣糊涂了,忘了關空調,夏季多雨,剛好降了溫。她今早一起來腦袋昏昏沉沉的,感冒了。

    她走得早,自己沖了一包感冒藥喝,怕徐倩和寧海遠擔心,下樓幫他們買了早飯就來了學校。

    夏季天亮得早,教室里安安靜靜,頭頂的風扇依舊轉得很緩慢。

    寧蓁不太舒服,感覺全身都沒什么力氣。

    她在桌子上趴了一小會兒,惦記著檢討還沒有完成,勉強支起身子,想趁著這點空隙時間寫一點。

    她拿出筆記本,寫了個開頭。魏毅杰拿著數學卷子走過來:“寧蓁同學,你有空嗎,能不能給我講一道大題。”

    摘下口罩的寧蓁太漂亮,魏毅杰耳根有點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和平時毫無異樣。

    寧蓁愣了一下,魏毅杰趕緊解釋道:“我看你數學成績很好,是我們班的最高分。”

    她頭腦昏昏漲漲的,說話有點兒鼻音:“嗯,是哪道題呢?我不一定會。”

    魏毅杰把卷子放在她課桌上,點了點他用鉛筆演算打草稿的地方:“十三題的第三小問。”

    寧蓁凝神看了下,這道題有點超綱。

    但她之前做過類似的題,恰好會,她嗓子有點痛,就想偷個懶,從自己書里翻那本額外的課外資料。

    黑色的封面,上面標紅的大字“高考狀元”,她一翻開,一張筆記本紙出現在眼前。

    魏毅杰“啊”了一聲,“這……”

    寧蓁很快將那張紙塞進課桌里面,魏毅杰詫異地看著她,他壓根兒沒看清那上面寫了什么……

    寧蓁鎮定地往后面翻,翻到類似的題型,用紅筆把那道題圈出來:“班長,卷子上的這道題和這本參考書差不多,你要不要看一看?”

    魏毅杰點點頭:“好的,那我借一下,待會兒還給你。”

    寧蓁把書給他,看魏毅杰走遠,這才摸出課桌下面那張紙。

    龍飛鳳舞的字,凌亂到有些難辨認。兩個大字“檢討”在最上面。

    只有短短的一句話——

    都是陸執的錯,寧蓁永遠沒有錯。

    十三個字,只有“寧蓁”兩個字最端正。她甚至能想象,他寫這句話時一定帶著笑意。

    她嘆口氣,把紙張夾進另一本書里。

    果然不能指望他,還是得自己寫。寧蓁揉了揉太陽穴,絞盡腦汁寫檢討。

    她把考場里發生的事含含糊糊寫了一遍,很艱難地湊了兩百個字。

    教室里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寧蓁一看手表,果然都七點五十了。

    她把沒寫完的檢討收好,拿出早自習要上的英語課本。

    太陽穴一跳一跳地疼,她呼吸灼熱,臉色潮紅,寧蓁用手碰了碰額頭,溫熱的。發燒的人全身體溫都會升高,自己很難感覺得出來。

    魏毅杰拿著那本書走過來,顯得很興奮的模樣。

    “寧蓁同學,我覺得這本書很好唉,這次考試好幾種類似的題都考到了。”他看懂了那道題以后順手翻了翻,發現這本資料真的大有裨益。

    寧蓁點點頭:“我也覺得挺好的。”

    魏毅杰是真的很熱愛學習鉆研的好學生,他翻到58頁,推了推下滑的眼睛:“這道題,我看你寫了另一種解法在旁邊,我看不懂倒數第三步是怎么來的,你可以給我講一下嗎?”

    夏小詩坐在座位上啃蘋果,恰好看到前排兩個學霸討論問題,她收起桌子上的漫畫,想提醒他們要上課了。

    而且……班長怎么那么呆啊……站在了陸執的位子上。

    她才說了兩個字:“快要……”

    身邊一個穿黑色外套的男生面無表情地走了過來。他走得很快,夏小詩的發絲都被這陣風帶著動了動。

    剩下的話被她吞了回去,變成默默祈禱。

    陳東樹對陸執發怒的情緒格外敏感,一看就知道要遭。

    他不敢自己上,這個時候還是陸執的發小上比較穩,陳東樹撞了撞身邊的林子川:“川子,快拉住人啊,執哥生氣了。”

    剛剛他們從后門進來,就看見班長在和寧蓁“有說有笑”。

    陸執原本還帶著微微笑意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一聲不吭就往前排走。

    他那表情,是個人都看得出要完。

    林子川趕緊追過去,陸執已經走到位子上了。

    他一句話沒說,一腳踹在桌腿上,桌子震了一下,撞到魏毅杰的大腿上,疼痛比震驚來的快,魏毅杰當場白了臉,想要往后躲。

    他身后就是寧蓁。

    陸執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人拖了出來。

    林子川抱住陸執的胳膊:“阿執,你冷靜點。”他也有點發憷,每次看到這樣的陸執,他頭皮都一陣發緊。

    “你別鬧事,不然b市那邊……”

    陸執充耳未聞,臉上沒什么情緒,一雙眼睛卻泛著淡淡的暴戾之色。

    寧蓁猛然站起身:“陸執。”她白著臉,聲音輕軟:“該上課了。”

    這么大的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陸執緩緩地,松開魏毅杰的衣領。

    聲音有點冷:“滾回去。”

    魏毅杰被嚇懵了,不需要陸執說,用最快的速度回了自己的座位。

    林子川松了口氣,還好阿執沒發瘋,在班上打人。他松開陸執的胳膊,往自己座位上走。

    英語老師走進教室。

    驚訝班上出奇地安靜。她皺了皺眉:“早自習時間,大家抓緊時間朗讀背誦啊。”

    這句話以后,雜亂的背誦單詞聲音響起。

    英語老師嘆口氣,唉這個七班,都快高三了還不讓人省心。

    陸執已經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夏小詩覺得好恐怖,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

    班上借著讀書聲開始悄悄討論,一開始還不太確定,這下所有人心里都有數了。換位子、差點打人……臥槽啊啊啊啊,他們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陸執真看上寧蓁了!

    寧蓁頭腦昏漲,剛才那一下猛然站起來,讓她更暈。她皺著眉,想要緩解一會兒。陸執剛剛突然發脾氣,她反射性地站起來安撫。

    但是這下子生病的難受勁上來,她什么都不想說。

    嗓子堵得難受。

    陸執側過頭去看她,剛剛那一瞬間,他差點理智全無。她那么排斥自己,卻對其他人那么溫柔那么有耐心。

    少年濃烈的情感似風,呼吸都能觸及溫柔,卻也如火,能把自己燒成灰燼。

    寧蓁額頭上突然一片冰冰涼涼。

    她只覺得舒服,似乎清醒了一分。

    陸執掌心下的肌膚滾燙,所有情緒一瞬間都消散干凈。

    “寧蓁,你發燒了。”他擰著眉,冰涼的手指觸了觸她的臉頰,“走,去看病。”

    寧蓁小聲道:“不用了。還在上課呢。”她習慣讓感冒拖著自己好。

    她這會兒不想說話,自己的小手熱乎乎的,呼吸都是一股熱氣。但是身上又覺得發冷,今天降了溫,她雖然加了件外套,但寒冷是從內里透出來的,感冒的人本身抵抗力就不夠。

    她覺得陸執冰冰涼涼的手指真舒服,可是理智還在,她將他的手移開。

    陸執碰了碰她胳膊:“寧蓁,乖一點,去看病。”

    “你別動我。”寧蓁干脆趴桌子上,臉頰埋在臂彎里,“我歇一會兒就好。”

    這件事陸執由不得她,他起身,離開了座位。

    過了一會兒他回來,輕輕摸了摸寧蓁的頭:“寧蓁,我幫你請假了,去看病。”

    寧蓁暈暈乎乎的,聽見請假兩個字,強打起精神看他:“我都說過不用啦~”

    她話音很軟,有點生病的人的小脾氣。尾音上挑卻更像撒嬌。

    只是整個人病懨懨的。像朵枯萎的小花。

    他都不知道是該哄還是該威脅了。

    第一回走正規程序幫人請假,他知道她是好學生,在意這個,但是她卻鬧脾氣不去。

    平常那么乖那么聽話的人,難得這么犟。

    他心軟得不行。

    “看完病給你買糖吃行不行?”

    寧蓁難受死了,一動不動:“不要。陸執,你別和我說話了。”她真的就想趴一會,趴一會就好了。

    “寧蓁。你是自己去還是我現在抱著你去?”他聲音低下來,“你知道的,我沒有在開玩笑。”

    • 重生遇見愛 截圖1
    • 重生遇見愛 截圖2
    • 重生遇見愛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