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油味的戀愛林兮遲許放by竹已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劇情小說 > 奶油味的戀愛

    奶油味的戀愛

    奶油味的戀愛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閱

    作者:竹已

    時間:2020-04-14 09:10

    評語:全世界最好的你。

    《奶油味暗戀(劇名全世界最好的你)》的主角是林兮遲許放,作者是竹已,該小說主要講述了:林兮遲和許放兩個人是一對青梅竹馬,小時候的他們不懂青梅竹馬的美好,總是想著怎么欺負對方,到了長大才知道原來對方就是全世界最好的。

    精彩節選:

    走了一段路,許放才發現自己此刻是在漫無目的地走,他停了下來,一時也有些茫然,低聲問她:“你現在想去哪?”

    趴在他背上的林兮遲此時正嘰嘰喳喳地說著話,情緒也不像剛剛那般說幾句就要哭,像個孩子一樣。

    聽到他的這句話,林兮遲閉了嘴,很快又小聲說:“不回家。”

    許放也沒說什么,到路邊攔了輛出租車,把她放了下來,半抱半扶著把她塞進車里,隨后對司機報了個酒店的名字。

    不止是平時,就連喝醉酒的時候,林兮遲的話也異常的多。她靠在椅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隨后湊過來,很神秘地說:“屁屁,你今天長得有點好看。”

    許放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林兮遲慢悠悠地抬起了手,拿指尖戳了戳他的眼睫毛。

    許放僵在原地。

    她似乎是覺得很好玩,又戳了戳他的臉頰,然后再戳戳他的嘴角。

    注意到她的手還要往下移動,許放的喉結滾動了下,抓起她的手把她推回原來的位置,冷著臉說:“給我坐好。”

    “哦。”林兮遲吸了下鼻子,很認真道,“是很善良的那種好看。”

    “……”要不是林兮遲說話一直磕磕絆絆,有時候被他罵了也傻愣愣的應下,許放幾乎都要以為她是在裝醉。

    他抓了抓腦袋,沒再搭理她,心想著一會兒該怎么辦。

    很快,許放想起了一個人,扭頭看了眼林兮遲。她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別的東西上邊,一臉嚴肅地揪著自己衣服上的一個小裝飾。

    許放收回了視線,拿出手機,在通訊錄里找了半天,才找到林兮耿的電話號碼。

    他毫不猶豫地撥通。

    響了五六聲,那邊都沒有接起。

    許放的耐心就快因這等待的時間消耗殆盡,準備找其他人的時候,林兮耿便接起了電話。

    林兮耿那邊很安靜,似乎很震驚他會給她打電話,她頓了幾秒之后,很不確定地問了句:“哥?”

    許放單刀直入:“在哪。”

    “能在哪啊大佬。”林兮耿的聲音刻意壓低著,對他這樣的問題十分無語,“在學校啊,等會還有一節晚自習。”

    “現在能出來?”

    “怎么可能。”林兮耿直接拒絕,“被老師抓到我會死的。”

    “哦。”許放正想掛斷。

    “誒等等。”林兮耿對他突然打來的電話感到很莫名其妙,“你打給我干嘛,我姐呢?你回溪城了?你讓我姐一個人過中秋?”

    恰在此時,林兮遲突然湊過來,好奇地問:“屁屁,你在跟誰打電話?”

    許放垂眸看著她。

    她的視線完全放在他的手機上,連一個余光都沒分過他。

    許放扯了扯嘴角,默不作聲地把手機遞給她。

    林兮遲乖乖地接過,也沒拿到耳邊聽,就像個傻子一樣擺弄著他的手機,不小心就按到了外放鍵。

    “喂!你人呢!”手機喇叭里傳來林兮耿的聲音,帶了點著急,“我姐在你旁邊?她也回溪城了?她怎么不跟我說啊。”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林兮遲眨了下眼,小聲喊她:“林兮耿。”

    “……”林兮耿的聲音瞬間停了下來,很快又開了口,沒了剛剛的焦慮,語氣變得很冷淡,“干嘛。”

    “我回溪城啦。”

    “哦。”林兮耿沒什么反應,卻又忍不住道,“我明天才放假。”

    “明天才放假。”林兮遲思考了一下,因為腦子昏昏沉沉的,說的話前言不搭后語,“那今天放假嗎?”

    “……”

    林兮耿終于發現了不對勁,說的話帶了猜測的意味:“林兮遲,你喝酒了?”

    “嗯,喝了——”林兮遲笑瞇瞇地掰著手指開始數,聲音慢悠悠的,“一,二,三,四,五,喝了……五瓶,有一只手那么多!”

    林兮耿靜了下來。

    出租車因為紅燈停了下來,司機看著導航,突然問道:“快到了,你們要在哪下?直接在尼斯酒店門口下?”

    這話一出,車里的氣氛似乎比剛剛還要安靜。

    車里的人沒說話,電話那頭的人也沒說話。

    許放掀了掀眼瞼,正想應司機一聲。

    電話里突然傳來林兮耿的一聲巨吼:“我操!許放你他媽還是人嗎?!”

    “……”

    “你要帶我姐去哪?你把她灌醉了帶去哪?”

    然后是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以及鞋子撞擊著地面奔跑的聲音,同時還有一個男生在喊:“喂!林兮耿你去哪!打鈴了啊!等會老師要來查勤的!”

    林兮耿也大喊:“我怕個屁!”

    ——

    車子開到了尼斯酒店的門口。

    許放付了錢,扶著林兮遲下了車,見她走幾步路都腳步虛虛浮浮的樣子,他又重新蹲下,把她背了起來。

    林兮遲趴在他的背上,似乎是說累了,說話的音量變得十分微弱,含糊不清地在說些什么。

    許放也聽不清。

    周圍人頭攢動,耳邊是車子發動的聲音,眼前是酒店門口的玻璃頂棚掛著用來裝飾的星星燈飾,世界看起來熱熱鬧鬧的。

    許放背著林兮遲,兩人沒有再交流,卻一點都不顯寂寞。

    許放抿著唇看著前方。

    突然就有一種十分挫敗的感覺涌上心頭。

    他知道林兮遲幾乎什么都會跟他說。

    就算是在路上踩到了個石頭,午飯多吃了一兩飯,洗澡時熱水卡突然沒錢了這些小事情,她都會當成大事一樣跟他說。

    可真正遇到讓她不開心的大事時,她卻會捂的嚴嚴實實的,連一些蛛絲馬跡都不讓她發現。

    真的是因為被人摔了杯子才不開心嗎?

    許放側頭,看著她已經閉眼睡著了。從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半張臉,被發絲遮住了大半,呼吸輕輕淺淺,十分有規律。

    他低下眼,輕輕笑了一下。

    “傻子。”

    ——

    不放心兩個女生在外邊住,許放用他和林兮遲的身份證分別開了兩間房,隨后拿著房卡把林兮遲帶到其中一個房間。

    許放把她放到床上。

    一碰到床,林兮遲就很自覺的爬起來,把鞋子和襪子都脫掉。許放站在一旁看著她習慣性的動作,也沒攔著。

    下一刻,林兮遲雙手抓著衣擺,似乎是想把衣服脫掉。

    許放的眼神一滯,立刻大步走上前,搶先在她把衣服脫掉之前把被子一掀,從頭到腳將林兮遲覆蓋住。

    林兮遲不動了。

    過了一會兒,似乎是覺得里邊太悶,林兮遲又把腦袋從被子里伸出來,眼睛閉著,看起來已經睡著了。

    酒品真好。

    喝醉了就只會胡說八道一通,不吐也不鬧,乖巧的想讓人把她偷走。

    許放坐回旁邊的沙發上,腦袋低垂著,表情被額前細碎的劉海遮擋住,看不太清表情。幾秒后,他突然單手捂著眼。

    耳根一片全是紅的。

    他狼狽不堪地低著眼,不再去看林兮遲的方向。

    暗罵了聲:“操。”

    ——

    林兮耿到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后的事情了。

    她長得跟林兮遲差不多高,穿著藍白條紋的校服,扎著個清爽的馬尾辮,大概是匆匆忙忙地跑過來的,額前全是汗。

    一見到許放,林兮耿原本焦急的眼神瞬間換成敵意,立刻沖進房間里找林兮遲。

    直到看到林兮遲安安穩穩地躺在床上睡覺時,她才放下心來。正想回頭跟許放理論的時候,就見他重新往門外走,邊道:“你看好她,我出去買點東西。”

    察覺許放的情緒不太好,林兮耿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敢再說話,只是哦了一聲。

    出了酒店,許放到隔壁的商場,讓售貨員隨便拿了兩套女生的衣服,隨后又到內衣區,腳步停在門口,完全沒有勇氣進去。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冷著臉走了進去。

    其中一個售貨員走了過來,熱情地問:“是來幫女朋友買內衣的嗎?”

    “……”許放這次連承認的心思都沒有。

    售貨員似乎對這種情況司空見慣,直接問道:“有沒有說要什么款式呢?”

    許放硬邦邦地回:“隨便。”

    “大小呢?”

    “……”

    “您不說我們沒法給您意見的啊。”

    “隨便。”許放按捺著脾氣,從來沒試過將自己置于這么尷尬的場地,語氣鋒利又惡劣,“我說了隨便,你不要再問了。”

    “……”售貨員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心里有了個猜測,隨后拿著旁邊的一套問他,“那就拿這套?”

    許放沒看,直接道:“幫我裝起來。”

    解決了這一茬,許放的精神瞬間放松了不少。他上網查了查,到隔壁的超市去賣了些酸奶和蜂蜜,然后又買了兩碗粥回去。

    許放把東西遞給林兮耿,又透過門縫看了眼林兮遲,這才轉身進了隔壁的房間。

    林兮耿翻了翻幾個袋子里的東西,她看著睡得正香的林兮遲,糾結著要不要把她叫醒。

    與此同時,許放給她發了條微信:【把她叫醒,讓她喝杯蜂蜜水,不然明天頭疼。】

    看到這話,林兮耿便決定下來,走過去十分溫柔的拍了拍林兮遲。

    很快林兮遲便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然后定定地看著她,又閉上了眼,嘟囔道:“做個夢也能夢到林兮耿這個丑逼。”

    “……”林兮耿冷笑一聲,剛剛的溫柔勁兒瞬間消失,下一刻直接把她身上的被子掀了起來,“起來洗澡,臭死了!”

    林兮遲又睜開了眼。

    睡了一覺,她似乎清醒了些,皺著眉,遲疑道:“林兮耿?”

    “不然?”

    “你怎么在這。”

    林兮耿輕哼了聲,沒理她。

    “我記得好像是許放來找我了。”林兮遲歪頭回憶著,“哦,他給你打電話了。”

    “你干嘛喝那么多酒。”

    林兮遲想了想:“我忘了。”

    隨后她低頭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嫌棄地皺了皺鼻子:“好臭,我要去洗澡。”

    “去,浴室在那。”林兮耿指著其中一個方向,隨后起身,準備去給她泡蜂蜜水,“熱水給你調好了,等會我給你拿衣服。”

    “哦。”林兮遲懶得思考,直接進了浴室。

    林兮耿翻了翻許放拿來的袋子。

    兩套一模一樣的衣服,一套內衣,還有一罐蜂蜜和酸奶。

    敢情她不需要內衣是吧,林兮耿翻了個白眼。

    她把衣服和內衣塞進其中一個袋子里,給林兮遲掛到門把上,喊道:“我放門口了啊。”

    很快,林兮遲從浴室里出來,頭發沒擦干,水滴順著發尾向下掉,把衣服沾濕了不少。她皺著臉,手上拿著剛剛林兮耿塞進袋子里的內衣,問道:“這你買的?”

    林兮耿低頭把玩著手機,聞聲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

    “不是,是許放哥。”

    聞言,林兮遲站在原地沒說話。

    林兮耿覺得她洗了個澡似乎更不清醒了,疑惑地看她:“怎么了?”

    “這內衣32A。”

    “……”

    “許放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解。”

    “……”

    說著說著,她突然撓撓頭,提著內衣就向外走。

    林兮耿懵了:“你要干嘛?”

    “我要去找他理論一下。”

    “……”

    • 奶油味的戀愛 截圖1
    • 奶油味的戀愛 截圖2
    • 奶油味的戀愛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