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歸四時歌蕭煜錦言by聞情解佩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劇情小說 > 鳳歸四時歌

    鳳歸四時歌

    鳳歸四時歌

    10.0

    手機閱讀

    來源:落初

    作者:聞情解佩

    時間:2020-04-13 11:00

    評語:今朝有酒。

    (電視劇原著)《鳳歸四時歌》的原著是聞情解佩的小說《妃上不可》的主角是蕭煜錦言,該小說主要講述了:蕭煜的四個皇后都死了,只有錦言依舊在這個皇后之位上平安無事,她在這冷漠的宮中,踏出一條冷漠無情之血路。

    精彩節選:

    晚晴并不是稀罕這方帕子,只是后宮繁雜,如若讓Jian佞小人撿了去,栽贓陷害,便有些麻煩了,所以晚晴還是執意循著原路找回去。

    從朝元殿回來的路上,晚晴一直獨行,只是路過御花園的時候,看見亭閣旁的幾叢Chun花爭妍,便停了下來,想來路上也只是耽擱了那一會。

    晚晴低著頭走過去一路尋過去,直到碰上了一個人的胸膛,才驚慌得停下來。是那個面如冠玉的男人,星眸閃亮,晚晴自然認得,這便是圣上,當即跪下請安,“奴婢莽撞,請皇上恕罪。”

    皇上在晚晴面前站立,貴胄威嚴,“這么慌忙做什么?”

    晚晴跪在地下未起,晨起落了些雨,此時地面未干,晚晴感到膝下的衣物都被洇濕了,“回稟皇上,晚晴丟了貼身的帕子,想出來看是否還能尋到。”

    只聽皇上“哦”一聲,說道,“你要找的是不是這方帕子?”皇上把手中的帕子亮了出來。

    晚晴并不敢抬頭去瞧,只是用眼角余光看到,正是錦言所繡的那件,便叩頭說道,“啟稟皇上,正是奴婢丟失的,不想竟被皇上撿到了。”

    許久,晚晴并沒有聽到皇上回應,只是伏在地下的她,隱約感覺到龍體顫巍,有些壓抑的情緒以無可抵擋的勢頭蔓延開來,晚晴的手觸到地上好涼,好涼,涼的心里發了顫。

    “這帕子上的字是你繡的嗎?”看似隨意的一問,不知隱含了多少的心事。

    也不知怎么地,晚晴便脫口而出,“回皇上,是奴婢所繡。”

    皇上的第二個“哦”便多了些疑問,沉聲說道,“抬起頭來,讓朕瞧瞧。”

    晚晴戰戰兢兢,抬起頭來便迎上了一雙深沉的眸子,看見自己時掩飾不住的失望,晚晴只當是因為自己容貌平平,才讓皇上失望,那里想到其中就里,忙不迭伏身跪下,“奴婢陋姿,不堪入皇上眼簾。”

    皇上俯身折了一枝花,舉手投足間瀟灑風liu,讓晚晴偷偷瞧去已是癡了,“與這枝花相比,確實平庸了些。”

    晚晴的心七上八下,她只是一個小小宮女,雖也曾幻想過被皇上看中,抬舉成后宮之主,不過那也是想想而已,而今竟然與皇上有了獨處的機遇,她曾預想的萬種風情,都被這裙濕發亂給打消了,沒有驕人之姿,沒有幾分才情,她能依仗什么?不過此刻看來,皇上對手中的錦帕很有些興趣,一直摩挲著上面所繡之字,低低吟念。

    “你且平身,待朕來問你,你是哪個宮的?”

    晚晴站起身來,知道自己膝下衣裙俱濕,來不及掩蓋,思量著如何回答,“回皇上,晚晴是驚鴻殿的。”

    “驚鴻殿?你主子可是溫昭儀?”皇上雙眉緊蹙。

    晚晴低低福身,“正是溫昭儀。”

    “真料不到,溫昭儀如今膽子也大了,竟然敢藏人了。”皇上意味深長得說道。晚晴只當皇上說的是自己,不禁面上一紅,心里卻更加忐忑。

    “既然你說這帕子是你繡的,可愿再為朕繡一個香囊?這繡工,朕瞧著喜歡,比江南制造還要精致,難得,難得。”

    晚晴忙不迭得答應,“這是奴婢的榮幸。”

    “好,明日這時,朕在這里等你。”皇上說罷便轉身走了,誰也瞧不見他臉上那抹淡笑,看似風輕云淡,卻多了一絲詭異與陰森,那抹陰森不在嘴角的笑容中,不在目光的思索中,隱在心底,難以被人發現。

    所以,晚晴帶著萬分的喜悅而歸,她在乞求,乞求錦言替她繡一個香囊,明日午時之日便完工。錦言雖有疑惑,但是架不住晚晴百般央求,便答應了下來。

    又是一夜未眠,不過與昨夜不同的是,這次晚晴陪在身邊,舉盞奉茶,只有一個目的,便是為了這個香囊,可以讓晚晴憑借東風之力平步青云的香囊。

    一夜加上半日的功夫,錦言果然繡完。晚晴拿在手上止不住的欣喜,錦言見到她如此這般,便出言相問,“你要我繡這個香囊到底為何?別怪我沒有把話說到前頭,此物除了你,再不能讓第二人見,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只怕再多的良言,也不能讓晚晴剎住攀高之心,不是所有的人都看破迷塵,只因她們沒有這般的機遇,當遇到這般機遇時,誰也會迷失了聰慧之眼。

    晚晴吱吱唔唔著,好好梳洗了一番,輕施脂粉,面帶淺笑,錦言在她身后說道,“瞧你這態勢,似是去見情郎一般,這可是在后宮,趙榮華剛死,這驚鴻殿還不知是否是你我容身之處,后勢不知如何,你不能亂來。”

    晚晴笑道,“是,這后宮確實難以生存,可是一旦有了恩寵,就不是這般任人驅遣的奴婢了,你說,我會選擇哪一個?”

    錦言這會明白過來,沉下臉來說道,“這個香囊,是不是為皇上所繡?”

    晚晴看事情已經被點破,也沒了那層顧忌,說道,“先前趙榮華也有心抬舉我,只是她人微言輕,我又只是姿色中庸,有心無力,現在與皇上偶遇也只是因緣際會,皇上對我屬意,我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晚晴抓著錦言的手,說道,“我不比你,你長得那么美,一定會被皇上看上的,這后宮榮華遲早會有你的一份,而我錯過了,便什么也沒有了。”

    晚晴已經梳妝整齊,緊握著手里的香囊,便欲出門,臨走說道,“我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但凡我做了主子,一定會多扶持一把的,不會忘記你今日的大恩。”

    錦言在后面喝道,“你難道真的以為,皇上不知道這不是出自你手嗎?如若明日他再讓你繡件繡品,你拿不出,怎么討得圣上歡心?”

    “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只要今日,至于明日如何我顧不得,這一世的榮華與我無緣,難道乞求的一日也是那般遙不可及嗎?”晚晴轉過身來,眼睛里已有星星點點的淚光。

    錦言知她,識她,了她,算了,一切都是命數。可是當想起澄瑞宮里的素語,還有聞府內的雙親,錦言的心又揪了起來。

    晚晴在開門的那一刻,倒在了地上,目光都是不可置信,就這么盯著錦言,有怨毒,有仇恨,而錦言握在手里的花瓶也隨之滑落在地上,幾聲清脆,瓷片嘣起劃破了錦言的手背,錦言撫了晚晴的發絲,顫聲說道,“別怨我,別恨我,我并不是為了自己,那么多人的性命,不能這么毀在你的手上。”

    錦言手背上的鮮血滴落在晚晴臉上,看起來詭異而恐怖,讓錦言不由得瑟縮起來。情急之下的舉動,阻住了晚晴赴圣上之約,可是后續如何籌劃,錦言陷入了沉思。

    • 鳳歸四時歌 截圖1
    • 鳳歸四時歌 截圖2
    • 鳳歸四時歌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