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夜難明小說在線閱讀-長夜難明嚴良江陽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劇情小說 > 長夜難明

    長夜難明

    長夜難明

    10.0

    手機閱讀

    來源:網易云

    作者:紫金陳

    時間:2020-04-02 11:05

    評語:其實不簡單。

    《長夜難明》,又名《沉默的真相》,主角是嚴良江陽,長夜難明小說主要講述了:嚴良年輕過,年輕的時候,一直都想著的是破案,也想過要是自己一定會想辦法把那些懸案都破解,可是后來他發現,那些事情其實不簡單。

    精彩節選:

    2013年5月28日,杭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張超殺害江陽一案。

    這次開庭非常引人注目。整起案件極具新聞傳播的第一要素“話題性”。

    當初地鐵運尸發生后轟動全國,網上有大量網友現場拍到的照片,手里揮舞乒乓球拍的張超被做成各種表情包,帶著Rap節奏的“你怕不怕”神曲廣為人知,新聞曾連續多天霸占各大媒體頭條,甚至一些明星發通告都無奈地避開這幾天霸道日。

    警方向社會做了案情通報后,又激起了新一輪的話題爭議。“你有交到過欠錢不還的朋友嗎?”“你的好朋友問你借錢去賭博,你借不借?”大多數人都遇到過被人借錢不還的情況,人們就算記不起初戀長相,也不會忘記借錢不還者的“音容笑貌”。于是,輿論滔滔如水。

    被害人江陽本人聲名狼藉,受賄、賭博、嫖娼,還坐過牢,甚至他前妻接受媒體采訪時,都不愿開口替他說話,更是激起大多數人的同情心,認為張超殺人是一時沖動,應該輕判。

    在法院公告開庭日期后,當初的新聞再度發酵,很多網站做了專題頁面報道。全國各大媒體記者紛紛申請旁聽,熱烈程度堪比明星涉案——還是一線大牌明星的待遇。

    除了吸引公眾之外,這起案件也引起了全國法律圈的關注,因為這次張超請的辯護律師團太大牌了。

    他本人就是刑辯律師,杭市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氣,不少朋友以為這次他會自己辯護,可他家屬最后為他找來了兩位刑辯大腕。

    一位是張超早年讀博時的導師,如今已經六十多歲、退休在家的申教授。申教授是法律界權威,“全國人大刑法修正案”起草委員會的委員。另一位是他的同門學長,申教授的得意弟子,號稱浙江刑辯一哥的李大律師。

    申教授已多年沒替人上庭了,李大律則一直活躍在刑辯第一線,只不過他收費很高,請得起他的人不多,張超能請到他顯然是因為申教授的緣故。兩位大牌律師同臺為他辯護,這種場面很是罕見,諸多法律界人士也都向法院申請旁聽,學習兩位大律師在這起案子上的辯護策略。

    案情本身很簡單,不涉及不方便公開的隱私,法院征求了張超和被害人江陽家屬的意見,雙方均同意公開審理,于是法院特地備了個大庭來盡可能滿足旁聽人數的需要。庭審前,公訴人與被告辯護律師交換前置證據,法院開了三次模擬庭,張超都沒有任何異議。

    開庭后,很快,檢察官宣讀了起訴書,出示罪證,詢問被告對起訴書是否有不同意見。所有人都知道他認罪態度好,整個案情簡單,犯罪過程清晰明了,理所當然認為他沒有意見。這只是走個過場,重點是待會兒辯護律師與公訴人關于張超犯罪的主觀惡意性的辯論,看是故意殺人呢,還是過失殺人。

    這時,張超咳嗽了一聲,拿起一副前幾天才向看守所申請佩戴的眼鏡,不慌不忙地戴上,隨后拉了一下黃馬甲,使得囚服更挺一些,整個人更精神了些。

    他微微閉上眼,過了幾秒鐘,重新睜開,挺直了脊背,緩緩開口道:“對于公訴人的犯罪指控,我個人有很大的不同意見。”

    大家感到一絲好奇,他的兩位大牌律師互相對視一眼,但都以為是他想自己反駁檢察官對殺人主觀惡意性方面的指控,只不過他這開場措辭聽著有點怪怪的。

    “請被告陳述。”法官說道。

    張超低下頭,嘴角露出一絲旁人覺察不到的笑意。他摸了摸額頭,然后不急不慢地抬起頭,朝后面諸多旁聽人員掃了一遍,說:“今天我站在這里,我很害怕,但更多的是不解,我不知道為什么我要站在這里接受審判。因為我從來沒有殺過人。”

    他臉上掛滿了無辜,仿佛比竇娥還冤,但接下來整個法庭都被一片驚訝和唏噓所籠蓋,法官錘子都快敲斷了。

    “什么……你沒有殺人?”檢察官有些反應不過來。檢察官應付過很多故意殺人案的公訴,被告往往也只能從故意還是過失的角度進行申辯,從沒遇到被告對前面的證據都沒異議,突然最后冒出來全盤否認殺人的情況。

    老教授連忙小聲提醒:“你干什么!證據確鑿,你現在翻供來不及了,只會加重刑罰!我們不是早就商量好對策,你只能從犯罪主觀上辯,我和李律會幫你!”

    張超低聲向導師道歉:“對不起,有些真實情況我只能現在說,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他不管兩位大牌律師,目光朝著旁聽席上的眾多記者和政法從業人員筆直投射過去,深吸一口氣,突然將音量提高了一倍,鎮定自若地說道:“我說,我沒有殺人!法醫出具的尸檢報告顯示我在 3 月 1日晚上 8 點到 12 點間殺害了江陽,但實際情況是,3 月 1 日中午我就坐飛機去了北京,第二天也就是 3 月 2 日上午坐飛機回杭市,在江陽被害的時間里,我沒有任何作案時間。關于我在北京的情況,有兩地的機票、監控、登機記錄、旅店住宿可以查,并且,我在北京的這一天,分別去會見了我律所的兩位客戶,一位一起吃了晚飯,一位跟我在咖啡館聊到很晚。在這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里,大部分時間我都能證明我在北京,無法證明的獨處時間只有幾個小時,在這短短幾個小時里,我不可能從北京回到杭市,殺了人后再次回到北京。江陽是被人勒死在杭市,當天我全天在北京,怎么可能是我殺人?我之所以在公安局寫下認罪書,是因為我在里面受到了某種巨大的壓力。但是,我沒有殺人,我是清白的,我相信法律!我相信法律會還我清白!我要求出示相關證據!”

    他環顧一圈沉默的四周,挺起胸口,目光毫不躲閃地迎向了所有人。

    當天晚上,最具轟動性的新聞引爆網絡。兇手試圖拋尸在地鐵站被當場抓獲,現場有成百上千個目擊證人,事后兇手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還上了電視認罪。結果到了庭審這一天,他卻突然翻供,一席話推翻了檢察官的所有證據鏈,法院當庭以事實不清為由,暫停審理。

    原本清晰明了的案件頃刻間變得撲朔迷離。事后,他的兩位大牌辯護律師告訴記者,事發突然,張超在此前的會面中從未向他們透露這個情況,但目前看來,張超在江陽被害當天人在北京的證據是充分的,至于張超在公安局到底有沒有受到某種壓力,他們不方便做過多猜測和解讀。

    當天媒體的新聞稿中,引述了張超自稱受到某種巨大壓力的情況下才寫了認罪書的說法,事實上他根本沒有犯罪時間,人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張超遭到了警方的刑訊逼供。

    就在幾個月前,浙江省高院平反了轟動全國的蕭山張氏叔侄殺人冤案,當年辦案的“女神探”聶海芬走下神壇,被控通過對嫌疑人刑訊逼供來錄根本不存在的犯罪口供。有此前科,下城區公安分局更是對張超的案子百口莫辯。

    法律學者、人大代表看到相關報道后,紛紛建言對案件和相關辦案人員進行嚴肅調查。

    與此同時,省市兩級檢察院領導大怒,認為公安在這起案件辦案的過程存在嚴重貓膩,極大抹黑了本省司法機關的形象,監察部門則要求隔離約談辦案警察。

    下城區公安分局頓時深感壓力重大,正副局長一齊趕到市政府匯報情況,盡管他們反復表明此案中他們從未對張超進行刑訊逼供,張超認罪態度一直很好,證據鏈也非常扎實,但上級領導對他們的工作依舊半信半疑。

    一位領導問他們,張超那天坐飛機去了北京,你們怎么會不知道,怎么沒查他的機票、酒店記錄?副局長直想罵對方白癡,如果張超不承認自己殺人,警方自然要他出示不在場證明;現在他自己承認殺人,難道警方還要證明他犯罪時,人不在北京,不在上海,不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才能定罪?何況當時審訊時,張超交代了案發當晚他去找了江陽,警方調取了小區門口的監控,看到他的座駕于晚上七點多駛入小區,誰想到張超現在翻供后說這車借給江陽在開,座駕里的人應該是江陽,不是他!

    另一位管司法的副市長當面拋給他們一句話:“如果你們證據鏈扎實,那張超現在怎么可能翻供?”一句話更是問得他們啞口無言。

    最后,為了給社會一個交代,省公安廳、市公安局、市檢察院決定成立高規格的三方聯合專案調查組,由杭市刑偵支隊支隊長趙鐵民擔任組長,各單位分別抽調骨干人員,約談相關辦案民警,詳細地重新調查這起案件。

    • 長夜難明 截圖1
    • 長夜難明 截圖2
    • 長夜難明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