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伊凡顏柯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劇情小說 > 熊伊凡顏柯小說

    熊伊凡顏柯小說

    熊伊凡顏柯小說

    10.0

    手機閱讀

    來源:網易云

    作者:未眠君

    時間:2020-04-02 10:15

    評語:沒有機會。

    主角是熊伊凡顏柯的小說叫做《初戀了那么多年》,是作者未眠君所著新書,在這里提供熊伊凡顏柯小說在線閱讀。熊伊凡最后還是選擇找到顏柯告白,因為她是真的想要知道顏柯對她是什么感情,是不是真的喜歡她,還是他們之間沒有機會。

    精彩節選:

    清晨的公交車站,焦急等候著的人群之中學生居多。

    就算是在夏日的尾巴,早上還是有一絲涼意。空氣略顯潮濕,已經說不清是源于梅雨時節的哪一場雨。飄散著的草木清香,還伴著殘花最后一縷芬芳。

    熊伊凡緊了緊校服,手中還捧著新買的煎餅果子,猛吹了幾下,隨即大口吃了起來。嘴里被填滿,臉蛋鼓鼓囊囊的,就好似一只貪吃的鼴鼠。

    她身邊還站著好友丁茗。與她的瘦小相比,丁茗身材要豐盈許多,臉蛋圓圓的,眼睛也水汪汪的,煞是可愛。丁茗捧著一杯豆漿,一口一口地吸著,同時探頭去看車來沒來,憨態可掬如同小巧的不倒翁。

    兩人時不時會交談幾句,然后毫不嫌棄地交換手中的食物。

    她們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與她們穿著一樣的校服,顏色嶄新。車站之中的女生總在時不時地向少年投去目光,眼神曖昧。在一群學生之中,他能夠輕易地脫穎而出,恐怕是因為他有一張極為俊俏的臉,皮膚白皙,眉眼好看得不像話。回避眾人目光的時候,他的眼簾微微下垂,長而濃密的睫毛好似投下了一片熱帶雨林。

    他此時的神情極為憂郁,好似在思考什么,讓人不忍心去打擾。眾人卻不知曉,他只是想去問問煎餅果子是在哪里買的,又怕被熊伊凡誤會為是在搭訕……

    猶豫之中,沉思讓他變得深沉,輪廓也更加深邃。

    公交車搖搖晃晃地開來,速度緩慢,車中黑壓壓一片,沒有覆滅眾人的期待,反而讓他們燃起了斗志,蜂擁著擠到了公交車的門口,生怕落后半分會被公交車遺棄。

    熊伊凡見丁茗艱難地拎起行李箱,當即用胳膊撞了撞丁茗,示意著什么,丁茗會意地點頭。熊伊凡將剩下的煎餅果子一口氣塞進嘴里,扔掉塑料袋,直接用校服擦了擦手。她的動作十分利落,背著碩大背包的同時,又將丁茗的行李箱扛了起來。

    丁茗很是自然地從熊伊凡兜里掏出張學生卡來,說道:“我幫你刷卡。”

    兩人一起上車,動作自然流暢,完全不在意周圍人震驚的目光。

    少年睜大了一雙眼睛,一直目送兩人上車。片刻的愣神,讓他被甩在了隊伍最后面。他動作有些緩,就好像久久不肯入戲的演員,找不到自己的角色,毫無戰斗力地跟在隊伍后面,還沒上去,車門就關上了。他認命地準備等待下一輛車,誰知在車外就聽到了熊伊凡的聲音:“師傅,等會兒,下面還有個學生呢,錯過這班車就要遲到了!”

    “你自己看看,上不來人了啊!”司機嗓門也不小,也不知是不是被熊伊凡的大嗓門感染的。

    “沒事,我能把他拽上來。”

    熊伊凡放下行李箱,躥到門口,車門打開的瞬間便將少年拽上了車,將他硬塞進了人群里面。周圍怨聲連連,熊伊凡卻笑嘻嘻的,笑容明媚,宛若一輪耀目的太陽:“大家都互相體諒一下,都不容易。”

    原本優雅的少年被拽得極為狼狽,還沒站穩車就移動了。他抬頭的時候,熊伊凡已經重新擠回丁茗身邊,好讓丁茗扶著她。從頭到尾她都沒正眼瞧過他,使他連謝謝都沒來得及說。

    “師傅,開車吧,沖啊,前面是綠燈!”熊伊凡又喊了一聲,引得司機大笑不止。

    少年啼笑皆非,抬起手腕來看,上面被握得紅了一圈,就好似戴上了紅瑪瑙的手鏈。直到車行駛到學校門口,那圈紅印也沒掉下去,真不知是他的皮膚太過于嬌嫩,還是女生的力氣太大。

    之后很久,少年才意識到,他當時如果去問熊伊凡煎餅果子的攤子在哪里,她不但不會誤會,說不定還會答應下一次幫他帶一份。

    這個熊伊凡就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好心腸,對陌生人也是一樣。

    更何況,他在她心中,絕對是位置極重的“陌生人”。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教室,在課桌與地面上留下斑駁的光影,猶如夏末與初秋交織的網,讓高二(2)班的氣氛更加火熱。

    熊伊凡坐在書桌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黑板上的“正”字看,書桌底下的手捏成一團,指尖也微微泛起粉紅。

    班級中不少人會時不時地看向她,她有所察覺,盡可能地笑得自然,嘴角傾瀉而出的卻是一絲抑制不住的失落。

    丁茗則是氣鼓鼓地仇視班中的眾人,讓他們紛紛低下頭,可惜,情況無法改變。

    站在講臺上,用馬克筆寫著“正”字的是前任班長唐糖,聽名字就是一個甜美的女孩。

    她是學校里面公認的校花,皮膚雪白之中泛著一股晶瑩,眼睛烏黑澄澈,透著一股機靈。她的五官極為精致,搭配巴掌大的小臉,更顯得她楚楚可憐,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郁郁氣質。她身材纖細修長,讓人不禁懷疑她是不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不然怎會穿著學校藍白相間的運動服,也能穿出別樣的韻味來。

    她雖然瘦,胸圍卻極為可觀。

    熊伊凡也瘦,卻是一馬平川。

    或許,差距就在這里。

    熊伊凡今天競爭的也是班長的位置,她原本以為,高一時唐糖之所以會做班長,是因為大家互相之間都不熟悉,看她長得漂亮,外形很好,才會一起選她。經過一年的時間,大家也能看出,一直是熊伊凡在幫唐糖處理班級內部的事情,唐糖一個人根本應付不來。外加熊伊凡人緣很好,這一次的競選勢在必得,偏偏……還是落后了那么多票。之前答應過會選她的人,最后還是選了唐糖,倒戈的人中,怕是男生居多。

    這更讓熊伊凡感嘆:長相決定命運。

    投票結束,勝敗分明,無力回天。

    唐糖看著投票結果,隨后輕描淡寫地一笑,說道:“我又是班長了呢,希望新的一年里,我們能夠互相關照。”

    班級里面響起了掌聲,班主任也微笑著鼓勵。

    熊伊凡看著,跟著微笑。而那種淡淡的苦澀,只能在心中流淌,無處訴說。

    下課后,便有一群女生圍住熊伊凡,在她的書桌邊含沙射影地嘟囔:“哼,人前一套人后一套,還不是那副德行,說得好好的,改得還挺快!惡心!”

    “可不就是,一會兒我就去找找那些投票的紙,認認字跡!看誰出爾反爾。”

    男生們聚集在一處,幾人之間來回丟著籃球,只恨課間休息的時間太短,不夠他們打一場比賽。聽到女生們的話,臉色都有些不好看,有幾個人已經開始起哄了,齊小松首當其沖:“熊哥你別灰心,班長沒選上,我們集體選你做女體委怎么樣?”

    丁茗聽了,直接咆哮:“體委!這可是女漢子干的活兒,你們怎么不選小熊做文藝委員呢?”

    男生們聽到后大笑不止,熊伊凡不是女漢子,誰還是?

    隨后他們開始鬧騰起來。

    “小熊做文藝委員,首當其沖就得唱‘滄海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

    “不對不對,應該唱‘望望頭上天外天,走走腳下一馬平川’。”

    隨后,男生們開始大合唱。

    少數女生開始跟著偷笑。

    平胸者熊伊凡毫不猶豫,拎起椅子,一記橫掃千軍秒殺班級眾男生。別看她身材嬌小,爆發力卻極為驚人。齊小松一記排山倒海去回擊,卻毫不頂用,最后被熊伊凡牢牢地壓在了椅子下面。

    “老娘暫且再陪你做一年的體委,如何?”她問。

    齊小松看著熊伊凡,露出雪白的牙齒一笑,眼睛瞇成兩道彎,乖順地點頭,明朗的模樣極為討喜。

    “算了,你們也別憤憤不平了,不是什么大事。”解決完惱人的男生,熊伊凡拍了拍手,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看到熊伊凡的霸氣,丁茗開始尖叫,聲音洪亮堪比二踢腳炮仗爆炸,撲過去抱住她就開始叫嚷:“小熊,變性去吧,做我男朋友!愛死你了。”

    熊伊凡認命地翻白眼,自己的好友也恨不得她是男人,她注定要彪悍一生嗎?

    唐糖與自己的死黨張萌婷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扭過頭來看了熊伊凡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又回頭看向齊小松,看到他正與男生們愉快地擊掌慶祝什么,突然悵然地嘆了一口氣。

    她何其無辜啊,何其無辜——

    果不其然,在之后競選女體委的時候,熊伊凡不負眾望,全票通過,堪稱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可惜,熊伊凡完全開心不起來,因為她是女漢子這件事情,是全班認可的。

    在走上講臺發表感言的時候,她站于講臺前,掃視眾人,隨后一巴掌拍在講桌上,近乎低吼地道:“兄弟姐妹們,今年的運動會,跟我一起虐死其他班,好不好?”

    “好!”

    “我們的口號是什么?”

    “必勝!”

    全班歡呼,氣勢大燃,洪亮的聲音足以震撼整個校園,讓操場上踢球的學生都不由得向高二(2)班看去。

    丁茗笑得歡暢,宛若花開。這就是熊伊凡的霸氣,這才是熊伊凡的好人緣。

    就像一輪太陽,散著暖融融的光芒,無論是怎樣寒冷的天氣,只要她在,就會讓人感覺到絲絲溫暖。

    體育課。

    學生們三三兩兩地從教學樓里面走出來,向體育館內走去。

    齊小松追上熊伊凡,攬著她的肩膀,頗為挑釁地開口:“單挑籃球,敢不敢?”

    后面傳來男生們起哄的聲音,熊伊凡權當是示威。她笑得輕蔑,扭頭看向這個比她高出兩頭的男生,忍不住嘲諷:“你除了個子高,還有什么能耐。來就來,老娘不怕你。”

    事情得逞,齊小松笑得見牙不見眼,點了點頭,比了一個OK的手勢,便組織列隊去了。熊伊凡則是去體育部取運動器材,正所謂男女搭配干活兒不累。

    體育場內,另外一個班級在同時列隊,體育老師看到熊伊凡,當即招呼她過去。

    “小熊,讓徐老師借我兩個學生,給高一新生領操。”體育老師穿著寬松的運動服,一邊活動身體,一邊跟她說話,模樣還挺自來熟的。

    熊伊凡自問,整個學校的體育老師就沒有不認識她的。高一運動會的時候,參加幾個項目,就破幾個項目的紀錄,不少人都給她冠上了“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個稱號。

    “行啊,我把咱學校的領操員給您叫來怎么樣?還是校花呢!”熊伊凡看到老師也大大方方的,就跟與同學說話是一樣的,隨后笑嘻嘻地指著體育部,“老師,我先去領東西,一會兒絕對幫您傳達得漂亮!”

    “去吧去吧。”

    不一會兒,熊伊凡就領著兩名羞答答的女孩子過來了,唐糖與丁茗作為高二(2)班難得拿得出手的女孩子,被她全弄了過來,其中唐糖還是學校的領操員。

    老師很是滿意,順便將熊伊凡也留下了,讓她幫著監督,空留齊小松眼巴巴地抱著籃球看著,坐在一邊空等,活脫脫一個怨婦。

    高一新生剛剛軍訓完畢,體育委員也需要跟著學做操,沒辦法,熊伊凡只好幫著監督。其實看看這群被曬成黑炭球一樣的學弟、學妹,她的虛榮心得到了強烈的滿足,因為她自從高一軍訓完畢,到現在都沒白回來,很是苦惱。

    或許是因為隊列之中那名少年皮膚白得太過于突兀,又或者是他本就外形出眾,才讓熊伊凡向他看過去。乖順的正太模樣,精致得如同畫出來的面孔,完美的少年。

    剎那間,眼前的少年好似展開了糾纏她多年的夢境,夢中完美的王子從中走了出來,帶著盛世繁花,披著天邊晚霞,如此淡然地立于她面前。周遭的一切開始變得不再真實,朦朦朧朧,彌漫了一股子霧氣。縈繞之中,只有他是那般耀目。

    僅僅一眼,她便萬劫不復。

    心臟就好似一只離群的梅花鹿,不知身后潛伏著什么,也不知究竟有沒有兇獸追趕,只是沒頭沒腦地狂奔著。

    怦怦怦、怦怦。

    心臟一絲絲地脫離了心口,她整個人變得沒了魂魄。腦中如飄散數枚粉紅色氣球,隨后悄然破裂,散發出濃濃的甘甜氣味。

    一見鐘情,她從未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不過,就算讓她重新選擇一千次、一萬次,她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因為這一瞬間的觸電感覺,是別人給不了的。見到明星如此,見到世界第一美男依舊一樣,她從未這般心動過。

    她的目光太過于炙熱,引得少年扭過頭看她,突然一怔。隨后,他居然奇異地笑了起來,笑容之中有些奇怪,就好似蘊含著妖嬈在其中,又好似故意忍笑,才讓這個微笑變得扭曲。

    她讀不懂他的笑容的意思,卻回過神來,不再癡迷呆望,而是繼續站在一側監督他們做操。

    盡管如此,她還是認定,少年對她意味不明地微笑是在勾引她。所以,之后無論發生什么樣的事情,少年都要扛著,這是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

    她突然想對醬油說一聲抱歉,之后就不能再去打它了,她該做一回生命的主角了,就算是扮演苦情單戀的角色,也好。

    她一直認定一個觀點,就是與其暗戀下去,不如在對方的生命里面出現過,這樣,才算愛得有意義。

    決定已經明確,她邁出的腳步也越發堅定。

    熊伊凡走到少年身后,偷偷比量了一下身高,她的頭頂到他的下巴。還算是不錯的身高差,再加上這孩子日后說不定還會長個子,應該不會很矮。

    抬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背,隨后頗為正經地開口:“手再舉高一點兒。”

    少年的脊背突兀地僵直,動作也開始有些不自然。陌生人的碰觸讓他微微有些反感,不由得蹙起眉來,還未等他如何,熊伊凡已經去教另一個小胖子了。小胖子的動作總是很奇怪,讓熊伊凡頗為傷腦筋,她好心指導,小胖子也認認真真地完成每一個動作,卻總是引來一群人的笑聲,使得小胖子頗為窘迫。

    熊伊凡當即有些不高興,雙手叉腰,上身前傾,一副大人教訓小孩的語氣:“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們誰再笑,我就把誰叫到前面領操去!”

    說著,還將小胖子調到了隊列最后面,直接站在他身邊親自指導。

    熊伊凡轉身的同時,再次看向那名俊美的少年,竟然與他四目相對。那極具魅惑的雙眼好似可以看穿她的心事,讓她莫名心慌。她強裝鎮定,仰起下巴,挺了挺貧瘠的胸脯,繼續監督,心中卻泛濫著大雨傾盆也難以澆滅的歡喜。

    少年的眼睛時不時盯著熊伊凡打轉,眼底躍躍而出的是一股子狡黠。

    她早上應該沒怎么看自己才對,剛剛是認出他了嗎?也對,如果她沒看過自己,怎么會注意到他沒上車呢?

    不過,對她的印象也就僅限于此吧,頂多是在學校里面充當一名“看起來很眼熟的人”。說明白點兒,到底還是路人,一面之緣罷了,無法進入他的堡壘。

    他思量了片刻,終于回神,繼續學新校操。

    其他的一切,都不關他什么事。

    下課的時候,熊伊凡是拖著齊小松回教室的。這小子一米九多的個子,竟然在體育館里面公然撒嬌,為了防止百人集體嘔吐的恐怖事件發生,熊伊凡才出此下策。

    “說好的,籃球呢!”齊小松不依不饒,被熊伊凡用手臂挎著,身體弓起,就好似蓄勢待發的弓箭。

    “下次下次。”

    “不許騙我!”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熊伊凡不樂意了,聲音都提高了幾拍。她本就嗓門大,此時顯得更有爆發力。

    齊小松借坡下驢,當即笑嘻嘻地應了。

    熊伊凡見他不折騰了,便重新去找丁茗。走過去的時候,女生們正嘰嘰喳喳地談論著關于唐糖的事情。

    “剛下課,就有高一男生跟唐糖要電話號碼去了,太猖狂了,完全沒把我們這些寂寞的學姐看在眼里!虧得姐妹們用如狼似虎的眼神盯著他們。”

    “唐糖不就是皮膚白那么一點兒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家里還不就是開批發奶粉的小店鋪的!”

    “真的假的啊,我還以為是富家千金呢!你們說,唐糖是不是天天喝奶粉,才這么白的?”

    隨后女生們又開始熱火朝天地談論關于美白的事情,熊伊凡一直跟在一邊沉默地聽著,聽說有一款不錯的美白面膜,她終于來了興趣:“那個管用嗎?我這樣的黑皮膚能白回來嗎?哪里有賣的?”

    話音剛落,全場靜默。

    眾人原本走向教學樓的步伐突然緩了下來,熊伊凡不明所以地停下腳步看向她們,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好似見了鬼的臉,弄得她狐疑地四處張望,也未能發現什么異常。心里覺得很奇怪,還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隨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臉。很正常啊,依舊是那副女生看來長得很禮貌,男生看來長得很鄭重的皮相啊。

    “小熊你……”丁茗欲言又止,遲疑著不肯繼續說下去。她與熊伊凡關系最好,通過微小的細節,就能夠發現很多事情。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瞪了一眼齊小松的背影,罵道,“那小子終于動手了嗎?”

    這個問題讓熊伊凡越發覺得莫名其妙了,叉著腰,笑得像打嗝:“我說你發什么瘋呢,我不過問一個問題而已。”

    “可是,小熊你一直對女生的化妝品嗤之以鼻的啊!我們談論的時候,你都說是浪費錢,到現在還在用超市里面,擺在最顯眼位置的促銷化妝品。你突然對美白產品感興趣了,我們幾個能不驚訝嗎?”

    熊伊凡這才意識到自己不經意間的改變。竟然在對男神一見鐘情之后,突然開始在意自己的外貌了。因為想追男神,因為不想讓他覺得自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所以想要改變一下自己,哪怕只是一絲一毫也好。

    不知不覺間,她也開始關心之前看來極為無用的事情了。

    她略顯心虛地嘿嘿一樂:“啊——今天去高一監督,發現那群熊孩子剛剛軍訓完畢都比我白,我有些受挫。我再怎么說也是咱班體委,運動會時的形象啊!怎么能給班級丟臉呢,到時候我還想閃亮登場一下。”

    女生們將信將疑,丁茗則是盯著她瞧了半天,突兀地快速跑了起來,去追走在前面的齊小松。齊小松在人群之中就好似一根旗桿,遠遠地就能看到他,一抓一個準。丁茗拽著他的袖子,將他拽到一邊,與他說了些什么。齊小松聽完之后嚇了一跳,竟然蹦了起來,頗為狼狽地快速退后幾步,為了掩飾尷尬,還抬起手來不自然地摸鼻子,見丁茗在瞪他,隨后連連擺手,解釋了一句什么,便有些慌張地逃跑了,身體一晃一晃,笨拙得好似企鵝一般可愛。

    熊伊凡遠遠地看著,都不知道這兩個人什么時候關系這么要好了。

    丁茗走了回來,見某人依舊是糊里糊涂的模樣,消除了心中的疑慮,放下心來,伸手挽住她的胳膊,開始仔仔細細地推薦美白產品給她。熊伊凡認認真真地聽,最后覺得自己當真是記不住,干脆拉著丁茗:“周末放學陪我去買吧。”

    她們目前是住校,一周才能夠回家一趟。見她難得臭美,女生們都很積極,已經開始推薦她偷偷去燙頭了。她目前是短發,到耳根的長度,搭配上她臉小,顯得整個人干凈利落,卻怎么看怎么像個假小子,也難怪班級里面的男生總叫她“熊哥”。

    學生里面所謂的燙頭,都是極為隱蔽的那種,頂多是修修頭發的形狀,外面一層的發絲是正常的,只是將遮掩之下的頭發燙了,讓頭發蓬松一些。當然,平日里面什么蓬松粉、發蠟的功課也不能落下,這才能顯得精神。

    這些全是熊伊凡不懂的學問。

    像現在的熊伊凡,就是過分隨意了。

    其實熊伊凡長相并不丑,只是不漂亮罷了。她五官挑不出哪里不好看,組合起來,也讓人看得順眼。單單一項皮膚黝黑,就令她大打折扣,外加貼于頭皮上隨意到讓人覺得邋遢的發型,就顯得她有些一般了。

    進入教學樓的走廊,她站在二層向樓下看,看到她的男神正與朋友結伴走回教學樓。

    陽光下,他的光彩好似一面鏡子,三千華彩匯聚一處,將他整個人映襯得光彩照人,反射出的光華足以湮滅整個初秋,讓熊伊凡的心口微微蕩漾。有些莫名的愛戀,就好似一把肆意的火。愛上一個人時,心口會火熱,也會被火燒得焦煳而疼痛不堪。

    愛不止,火不滅。

    若是不能完整這一場愛戀,心口就會留下火熱的疤痕,永世留存。

    熊伊凡輕輕揚起嘴角,有些不屑地笑了。

    火既然要燃起,那么就讓它肆虐。她也要開戰了,為自己心中這種悸動的感覺,就算是一時沖動,也義無反顧。

    • 熊伊凡顏柯小說 截圖1
    • 熊伊凡顏柯小說 截圖2
    • 熊伊凡顏柯小說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