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兆在線閱讀-靈兆王虎陳原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靈異小說 > 靈兆

    靈兆

    靈兆

    10.0

    手機閱讀

    來源:掌閱

    作者:零度

    時間:2020-03-26 11:29

    評語: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靈兆》是未完結的靈異小說,該書的主人公是王虎陳原,主要講述了:王虎和陳原兩人就是普通的修河道的工人,在工作中兩人意外的發現了一口棺材。本以為就是普通人家葬在這里的,也沒有太過在意,直到后來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精彩節選:

    發送了祖母之后,家里也就只剩下三十畝地,一輛大車,和一些字畫了。

    剛好也就是這時候,政府開始給劃成分,我家被劃成了富農。

    就算是這樣,由于陳俊儒勤快,頭腦靈活,日子還是過得比別家要好。

    有一年臘月,下了一場沒膝蓋的大雪。陳俊儒從外面用大騾子車拉回來一個姑娘,直接就塞到我爹炕上了。這姑娘就是我母親。

    我母親是被我姥姥從河南一路要飯帶到這里的,眼看就要凍死餓死了,陳俊儒看到之后,就把我母親帶回來了。

    隔年我母親就生了我,生我的那年剛好原子彈爆炸,舉國歡騰。所以陳俊儒給我起名字叫了個陳原。

    后來我問為啥沒叫陳原子,他說聽我祖母說過,一個字的名字高貴,古代人名字都是一個字的,比如劉備,關羽,張飛啥的。

    我爹是看不上我母親的,他一直嫌棄她沒有文化,叫花子出身,一個大字不識,不懂禮數。慢慢的我爹就開始對母親冷暴力。

    我爹在家一天啥也不干,除了賭錢喝酒就是聽戲,要么就是找東刁老郭家一個不正經的女人亂搞。

    按照輩分,那女人還是我爹的堂姨,也就是我祖母的一個堂妹。這事兒搞得風言風語不成體統。

    有一次,我爹被陳俊儒從那女人的被窩里抓回來狠狠打了一頓,他一賭氣偷了家里私藏的一袋子大洋給了他的相好兒老姨,然后離家出走了。

    后來我爹給家里來了一封信,說是自己去參軍了。

    再后來死在了老山前線成了烈士,軍隊派人送回來一個骨灰盒和一個軍功章。

    我母親守寡的時候也就是三十來歲。陳俊儒知道留也留不住。

    現在我母親在我家養的又白又胖,水水靈靈小寡婦,惦記的人太多,整天來招來野男人串門子。一來二去搞得門風很不好。

    陳俊儒管也管不了,經常和我母親吵架,陳俊儒一想,干脆就把我母親送去了唐山市區的表舅爺那里,舅爺給我母親找了個鐵路工人,就這么嫁了。

    那鐵路工人給了陳俊儒一筆彩禮,就再也沒聯系了。

    從我記事起,陳俊儒都會在天不亮的時候背著糞箕子出去。

    用他的話說就是:莊稼佬,往前奔,不拾柴火就揀糞。他總是會在太陽出來的時候回來,那時候糞箕子已經滿了。

    在我十五歲的那年春天,陳俊儒背著糞箕子出去了,是被人用停放死人的排子抬回來的。

    他從那天開始就瘋瘋癲癲,過了幾天后終于清醒了過來。

    他說那天出去之后,有個當兵的飛行員說帶他坐飛機去找他兒子。他就跟著這個飛行員上了飛機,這飛機起飛之后一直就那么飛,越飛越高,后來看地面上的房子就像是火柴盒那么大了。

    總這么飛也不到地方,他就問飛行員,啥時候能看到他兒子,飛行員不耐煩了,說耐心等著,很快就到了。

    陳俊儒一直追問,這飛行員竟然打開了飛機的艙門,撇下飛機自己跳下去了。這時候陳俊儒慌了,他沒有開過飛機,但是他趕過騾子車,干脆就上去把飛機當騾子車趕著走,想往前走就喊“駕”,左轉彎就是“咿”,右轉彎就是“喔”。

    開始的時候這飛機還聽使喚,后來這飛機就驚了,開始亂飛,在空中把陳俊儒轉得頭暈,陳俊儒很快就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家里的炕上。

    實際上,村里人發現他的時候,他坐在墳地里的死人排子上,在胡言亂語。

    這件事之后,陳俊儒的身體就不行了,我表舅找了一個東北看香的給看看,說陳俊儒是招了狐仙了,不過這狐仙不是來害陳俊儒的,沒有壞心。

    接下來,陳俊儒就開始信佛,信道,信薩滿,家里就沒有斷了來做法事的。后來陳俊儒總結出來一整套關于靈異方面的東西,干脆就誰也不信了,開始信自己。

    陳俊儒最后在這個世上的半年里,一直活得渾渾噩噩,給我講了很多他的往事,尤其是反反復復講他和祖母的婚事,講那天晚上看到的兩個老鬼。

    他甚至記得那間大院子的任何細節,尤其是說起那些金子的時候,兩眼會像金子一樣放光。我耳朵都聽出繭子了。

    到了晚上,陳俊儒就會在屋子里和人談話,我在對屋不想聽都能聽到,從前到后總是他一個人在說話,但是有來有回,挺滲人的。村里親戚告訴我,陳俊儒撞克我祖母了,他這是在和我祖母聊天。

    后來,陳俊儒砍了后院的一棵花椒樹,弄了個樹杈,自己在這樹杈上糊了個紙人,還買了假發戴在紙人頭上。

    每天就用那把烏木梳子給紙人梳頭。晚上總是不睡覺,一說就能說一晚上。

    接下來的一個月不吃東西,脖子里腫了一個疙瘩,喝水都費勁了,在炕上熬了一個月,沒拉也沒尿,干干凈凈死在了我家的熱炕上。

    我整理遺物的時候,也就沒啥值錢的東西了。留下來的兩件東西就是那把梳子和那本《地理萬山圖》。

    這《地理萬山圖》我從不認字的時候就開始翻著看里面的圖畫。認識字了就開始看里面晦澀難懂的一些古文。

    說心里話,那時候我是看得迷迷糊糊,一直到了后來我才知道,那是一本風水書。

    我一般大的小伙伴兒有的去當兵了,有的去上學了。我必須養活自己,勉強上完了初中,然后跟著生產隊去修河去了。

    我和王虎就是在修河的時候認識的。

    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個資本家的家庭。家里人為了讓王虎有個好前程,就把王虎過繼給了灤縣的貧農舅舅家,戶口這么遷過來,這王虎就也成了光榮的貧農了。

    王虎那時候還小,后來逐漸長大了才發現,貧農又有些不吃香了,現在大家又開始追捧萬元戶了。

    修河的時候,我和虎子是一個擔子,我倆一前一后抬大筐,從河底往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壓得紅腫出血,就為了掙那一天塊八毛的工資。

    一來二去,我和王虎就熟了,中午吃飯的時候,王虎就抱怨說:“你說我冤不冤,當年要是不把我過繼到農村,現在我在京城也分房子了。我家平反了,按照戶口分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工作,有的當了教師,有的成了工人。就剩我一個在這里修河,我比竇娥都冤。”

    我說:“我是社會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你這覺悟就有問題了。”

    王虎說:“我覺得我適合當兵保衛祖國,站在祖國的邊疆,為人民站好每一班崗。或者我可以當個火車司機,憑什么我就在這里修河啊!修河的人這么多,不差我一個,我更適合有挑戰性的崗位。我這顆滾燙的紅心在燃燒,你懂么?我急切地想為國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貢獻,你懂么?!”

    我笑著說:“你就再把戶口調回去唄。”

    “調動戶口哪里那么容易,當初過繼給舅舅,可是通過革委會辦理的正規手續。城市戶口轉農村戶口容易,農村戶口轉城市戶口想都別想。我從資本家到了貧農,這才高興幾年啊,現在風向又變了,我想變回去怎么就不行了?”

    說著,王虎憤怒地把鐵鍬往河底一戳,這一下沒戳進去,就聽到當的一聲響。

    我和王虎都愣了一下,王虎用鐵鍬扒拉了兩下,在這河底竟然出現了一塊紫黑色的木板。

    王虎和我都好奇,開始用鐵鍬鏟去上面的河沙,想不到這木板越清理越大,最后竟然清理出來一個箱子一樣的東西。

    王虎左右看看,小聲說:“老陳,別吱聲。”

    說著就開始埋,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干啥,不過看王虎的樣子似乎有什么秘密。埋完了之后,王虎一摟我的肩膀,趴在我耳邊小聲說:“老陳,別聲張。”

    “這箱子里有啥啊?挖出來打開看看呀!”我好奇地說。

    王虎小聲說:“這是一口棺材。”

    我想了一下,心說不對啊。我說:“不會,棺材不會這么小。”

    “豎著呢,這是發水從山上沖下來的。”王虎小聲說,“我看了,這棺材是上好的烏木打造,上了九層漆,上面還有花鳥的紋路,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個清朝格格的棺材。里面肯定有貨。”

    我半信半疑地說:“不能吧。”

    剛好這時候隊長過來了,問我倆不干活嘀嘀咕咕干啥呢。

    王虎頓時捂著說肚子疼,實在憋不住了,讓我拎著棉大衣給他擋著,他這時候解開了褲子,蹲在這里拉了一泡屎。

    不遠處的大姑娘都躲得遠遠的,有已婚婦女開始罵他,用土坷垃砸他。

    不過這個辦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沒有人來我和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護住了這口棺材的秘密。

    我們的住宿地點在三里外的大龍溝,干一天活我倒下就睡著了。

    我睡得正香,就夢到有一雙爪子伸過來抓住了我的腦袋,我嚇得一激靈,猛地睜開眼。這時候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說:“老陳,是我,虎子。”

    我坐起來,圍著棉被小聲罵道:“你他媽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覺,你干啥啊!”

    “起來,跟我走。”虎子用手電筒給我照著炕上的衣服,順手把毛衣扔給了我說:“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老陳,今晚過后,也許我倆就發了。快穿上毛衣,哎呦臥槽,你毛衣穿反了……”

    • 靈兆 截圖1
    • 靈兆 截圖2
    • 靈兆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