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河詭事謝嵐-謝嵐慧香黃河詭事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靈異小說 > 黃河詭事

    黃河詭事

    黃河詭事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舞獨魂靈

    時間:2019-10-25 09:57

    評語:所以現在哦干起了這一行。

    主角是謝嵐慧香的小說叫《黃河詭事》又名《撈尸之九龍棺》,這是一本由作者舞獨魂靈創作的已完結熱門靈異小說,講述了:謝嵐是職業撈尸人,但是之前他是不愿意做這個的,要是有選擇的話誰會做這個,因為他沒錢,所以現在哦干起了這一行。

    精彩節選:

    柳河愁說姓王的和陳老牛鼻子攪和在一起,對分水劍是勢在必得,肯定還會有大動作。

    “柳叔,那陳觀主不是說不管王家的事么?”我問道。

    “明著不管,私下里肯定會插手。王家世代憋寶,家里寶貝多了去了,老牛鼻子看似神仙風骨,可人哪有不怕死的,到了他這個歲數肯定要想辦法為自己延壽。小子,你可知這水里的寶貝最值錢的是啥?”

    “是啥?”我問道。

    “西海老蚌吐靈珠,北海玄龜負河圖,東海魚龍驚天變,南海鮫人徹夜哭。”

    柳河愁說這首詩講的就是水里最值錢的四樣東西,分別是月華珠,靈龜甲,龍陽涎,鮫人淚。

    這四樣水中至寶,人間罕見,每一樣都價值連城,神仙見了也動心。王家世代憋寶,底蘊豐厚,據說他們家私藏著祖上傳下來的三滴鮫人淚。

    只要肯獻出哪怕一滴,就由不得陳觀主不動心。

    “陳老牛鼻子要是插手,這事就麻煩了。其實我知道分水劍掉在哪了,也有辦法取回來。只是姓王的拿分水劍只是為了求財,而分水劍將來對你有大用,是揭秘你身世的關鍵,我要為你留著。”

    “和我的身世有關?”

    “嗯。你要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將來肯定要親自去九龍窟走一遭。你沒有我的本事,離了分水劍根本進不去。”

    想不到柳河愁不肯幫姓王的撈分水劍原因居然在這,我還以為他是怕自己會死在里面。

    我們猜到陳觀主會肯定幫姓王的,卻萬萬沒想到他居然用的是這種法子。半個月后,下壩村爆出了一件大新聞,姓王的要重修黃河古祭臺,為黃河娘娘塑神像。

    最初得到這個消息后,柳河愁還很淡定。

    “哼,我就知道他們早晚會打你鬼媳婦的主意。只要得到她的幫助,王家要取回分水劍一點也不難。不過那老牛鼻子肯定想不到,任憑他許下什么好處,黃河娘娘都不會動心。”

    “黃河娘娘有了神像,就等于在人間有了容身之處,還可以積累功德修行,你就那么篤定她不會動心?”我問道。

    “廢話么,我都知道分水劍對你有大用,她當然也知道,別忘了她可是你媳婦。”

    柳河愁說的篤定無比,可是,現代社會莫說只掛個虛名,就算是結婚生子了都未必能廝守一生。

    我和黃河娘娘目前為止也只有一面之緣,她會為了我放過這種好事?

    換做是我的話,我都未必肯這么做。

    不是我這人薄情,而是浮夸的年代,不劈腿就已經是真愛了。更何況我和她之間,還遠遠談不上愛情。

    古祭臺十天修好,完工那天我去參觀了,看得出來王家是真的花了本錢。古祭臺通體用漢白玉打造,從河岸到水中曲曲折折長達百米,造價怕是百萬不止。

    黃河娘娘神像的就矗立在祭臺中央,真人大小,穿的也是一身紅衣,頭上蒙著紅布。

    看到她頭上的紅布,我沒來由的心中一陣煩躁,尤其是當我看到紅布上面分命繡著龍鳳呈祥的時候。繡著龍鳳呈祥的紅布不就是新娘子用的紅蓋頭么?

    來觀禮的鄉民很多,陳觀主也來了。

    我擠在人群中看到姓王的和陳觀主在說話,旁邊還站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

    神像建成,有迷信的愚民愚婦要磕頭祭拜,卻給王家人阻攔了,只讓那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一個人上了四根香。

    看到這個情況,我心里更加狐疑。

    也沒心思再繼續看熱鬧,趕緊跑回去把這事和柳河愁說一下。

    柳河愁聽我說完之后也是狠狠吃了一驚。

    “柳叔,王家這是要做什么?”

    “這還看不出來,和咱們當初所做的一樣,他們是要向你媳婦求婚吶。”

    “……”柳河愁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黃河娘娘既然把自己的閨名告訴了你,說明在心底就你已經認你做了丈夫,絕不會再嫁給別人。”柳河愁安慰我說。

    唉,雖然我對黃河娘娘并沒有什么深刻的感情,可是一想到有人打她的主意,心里還是很不痛快。

    怎么說她也是我名義上的妻子,王家這么做,身為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口氣哽在喉間。

    整整一下午我心里都極不痛快,卻也半點法子沒有。

    吃過晚飯,我和柳河愁劃著爛船去了下壩村。

    配陰婚都是在晚上進行,今天晚上王家肯定還有大動作,甚至有可能當天晚上就把婚禮給辦了。

    柳河愁雖然口口聲聲說黃河娘娘不會再嫁給別人,可我看他臉上分明也是和我一樣憂慮重重。

    現在是盛夏時節,河岸上水草茂盛。

    我和柳河愁遠遠的下了船,貼著河岸朝古祭臺游過去,等到距離很近了,我倆藏身在茂密的水草中間,看著古祭臺上情形。

    古祭臺河岸上的人不少,除了王家人在,隱約還可以看見惠濟觀的道士。只是現在時間還早,他們還沒有做什么。

    “柳叔,黃河娘娘今晚會現身么?”我小聲問柳河愁。

    “肯定會。”

    “可是你不是說她一直沒來找我是因為她現在不方便,怎么別人找她,她就會現身?”我有點吃味了。

    “之前她確實沾染了一件很麻煩的事,不想連累到你,才不和你見面。”柳河愁說道。

    “什么麻煩?”我問道。

    “這事和陰司有關,黃河大王消失后,陰司開始插手黃河上的事。黃河里共有八個大王,陰司卻只找到七面黃河令,他們懷疑是你那鬼媳婦把第八面黃河令藏起來了。”

    “第八面黃河令真的被黃河娘娘藏起來了嗎?”

    “當然沒有,要是真被你媳婦拿到了,她早就自己做了黃河大王了,怎么還可能同意嫁給你做媳婦。”

    關于黃河娘娘遇到的麻煩事柳河愁一直沒和我說,現在卻告訴了我真相,想不到居然和陰司有關。

    唉,自打我謝嵐做了撈尸人之后,世界觀早就被柳河愁顛覆的支離破碎。

    現在陰司都出來了,閻王還遠嗎?

    想到閻王爺,我又忍不住想到逢九年閻王點卯的事。

    慧香說今年的正月初一閻王爺只點了我一個人的名字,后來柳河愁又說慧香說的是鬼話連篇。

    可是聯想到陳秋和陳觀主都對我提過逢九年,我覺得這事沒那么簡單,何況慧香完全沒有必要騙我。想不通我也懶得去想,反正我現在就跟著柳河愁混,他是決計不會害我的。

    后來我也問過柳河愁,若是我當初沒有答應跟著他做撈尸人,是不是人生就不會偏離正常軌道,會和普通人一樣朝九晚五結婚生子。

    柳河愁說該來的總會來,人可以躲避壞天氣,也可以躲避不想見的人,但是沒有人可以躲開自己的宿命。

    而我的宿命,從一開始出生就被人算計好了。

    時間過的很慢,泡在水里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蚊子多,水里還有吸血的螞蟥。

    苦苦的煎熬中,午夜終于到來。

    陳觀主現身后,那個白天我見過的眉清目秀的年輕人也出現了。

    他穿著古代新郎的打扮,胸前還系著一朵大紅花,看起來喜氣洋洋的樣子。

    “草,還真打算直接娶親了,誰給了他的臉!”柳河愁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還能有誰,陳老牛鼻子唄。”我也很無語。

    “陳老牛鼻子的道行在岸上,不在水里,還真以為自己是王八成精,水陸兩棲了?”

    那個年輕人學我當初一樣給黃河娘娘上香,結果比我還慘,我的第四根鬼香是點燃后熄滅,他的是壓根點不著。

    看來這黃河娘娘真如柳河愁所說的那般,很看重我和她的夫妻名分呢。

    就在我繼續觀摩著,準備看黃河娘娘如何打臉王家人的時候,陳觀主手里拿著一樣東西走上了古祭臺。

    在看清他手里的東西后,柳河愁臉色大變。

    “完犢子!謝嵐,你媳婦這下怕是真要被人拐走了!”

    • 黃河詭事 截圖1
    • 黃河詭事 截圖2
    • 黃河詭事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