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葬陵魘小說-陰葬陵魘葉陵王勇小說在線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恐怖小說 > 陰葬陵魘

    陰葬陵魘

    陰葬陵魘

    10.0

    手機閱讀

    來源:黑巖網

    作者:戲凌

    時間:2019-07-04 14:59

    評語:詭異莫測的長生冢,遺失千年的陰陽晷,十萬陵山

    《陰葬陵魘》的主角是葉陵王勇,作者是戲凌,是一本連載中的恐怖靈異小說。該書講述了:我是葉陵,葉子的葉,陵墓的陵,我不知道自己從哪兒來,又去往何方,自我醒來就是在一座墓里,這里只有黑暗像是一個無際的深淵,而我,是被遺棄在那兒。被葉瑞抱回去后到八歲,因他去世我又肚子一人生活。然后我遇到了詭異莫測的長生冢,遺失千年的陰陽晷,十萬陵山,不過這條靈異探險之路有了好友相陪也算不孤單。

    小編推薦:
    《風水冥事》

    精彩節選:

    生死時速,我們幾乎是頭也不敢回的拼命往前跑,雖然已經是竭盡全力奔跑,但最終還是晚了一步。

    我是跑在最后面的那一個,就在我快要跑到那個苗王廟的門口時,我忽然感覺身后一緊,像是有什么東西抓住了我的衣服。

    我們猛然回頭看去,只見一張慘白的臉,已經快要貼到了我上,我嚇的大叫了一聲,那陰兵忽然朝我咧嘴一笑,這一笑,我渾身的汗毛頓時炸了。

    接著那陰兵手臂一扯,巨大的力道傳來,我只感覺身后被一輛大卡車拉著,我的身體就像是毫無重量的氣球一樣被扯了過去。

    我心想,這下完了,渾身冰冷的感覺,那種被死亡深深的凝視感,就像無盡的冷水一樣灌入我的大腦。

    下意識的,我揮起手中的軍刀,朝著那個陰兵便砍了過去,但讓我傻眼的是,我這用盡全身力氣的一刀竟然剁了個空,就像是砍在空氣上一樣,不經沒有砍到陰兵,巨大的慣性我身體不穩,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這才想起,這些東西并不是人,普通的攻擊,很可能打不到他們的身體因為他們都是鬼體,一時間我心念巨灰,任由那陰兵單手拖著我在地上劃著走。

    這里的地勢并不平坦,但好在地上植被豐富,雖然被拖著走,但卻沒有多大的疼痛感,反而是被那陰兵抓著的地方傳來刺骨的疼痛。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覺眼前一黑,一個熟悉的身影幾步跑過來,接著,我就感覺有什么東西在我眼前飄過,打在那些鬼逼身上。同時也落撒在看我的身上,接著眼睛就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通,視線變得模糊起來。眼淚開始如決堤的江河一般。

    同時我聽見身后卻傳來撕心裂肺一聲慘叫,我被抓住的身體,頓時一輕,我大喜,得救了。

    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我大致的方向還能記得清,按照記憶中的方向。我立馬連滾帶爬的就向前沖了過去。

    忽然感覺一只手臂抓住了我的胳膊,我被嚇了一跳,但同時耳邊傳來吳凱的聲音:“怎么樣?”

    我這才知道是吳凱,吳凱抓著的胳膊將我從地上扶起,拖著我開始快速的往前跑,我現在眼睛疼的厲害,啥也看不清,只能任由他扶著往前走。

    全叔大喊道:“走,快進這座廟。”

    終于我們一群人躲進了廟里,吳凱立馬掏出隨身攜帶的飲用水,給我沖洗了眼睛,我這才感覺稍微好一點呢,雖然眼睛還是火辣辣的疼,但卻可以睜開了。

    黑衣男早已經躲進了這里,我看了看他,發現他此刻正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擺弄些什么。

    看了一眼進來的我們,又看了看外面已經將這里團團圍住的陰兵,淡淡的說道:“這座苗王廟可以擋住它們一時半會,這會它們進不來,所以我們暫時是安全了,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就真正的安全了。”

    頓了頓,黑衣男繼續說道:“這里能抵擋住他們一時,但擋不了它們一世,這些陰兵會在每個月陰氣最盛的時候出來,過來今晚,天一亮它們就會消失,可現在才晚上八點多鐘,距離天亮還早得很哪。”

    全叔急忙問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只能在這里靜靜的等著嗎?”

    懂邵晨手下一名粗壯大漢將手中的彈夾裝進突擊步槍后說道:“我們出去干死這幫chu生。”

    說著便打開槍械的保險,作勢就要沖出去。

    “不可”陳老爺子立馬阻止,又看了看眾人說道:“那些都是陰兵也是鬼魂,它們都是鬼體,普通的槍械武器根本對它們沒有任何攻擊作用。”

    聯系剛才的情況,我也連忙說道:“是啊,我剛才砍了那玩意一刀,但卻沒有任何作用。刀身就像是砍在空氣上一樣,根本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

    現在外面全部是這種鬼東西,據我目測,沒有幾萬,也有上千了,也不知道王東和靜怎么樣了,是不是也也遇到了這些陰兵。

    黑衣男說道:“這里是苗王廟,也算是這一方的守護神,那些陰兵一時半會還攻不起來,所以趁這一段時間咱們要做好應戰的準備。不然等他們沖進來了,我們就是案板上的肥肉了。”

    聽黑衣男的口氣,看來是有辦法對付這些陰兵,看了看眾人疑惑的目光,黑衣男繼續說道:“這老頭說的對,他們都是鬼體,普通的攻擊根本對他們造不成任何傷害,所以我要教你們對付這陰人的辦法,不然根本沒法打,還沒出去,估計我們就團滅了。”

    懂邵晨問到:“那用什么方法可以傷害到他們呢?我們攜帶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武器啊。”

    黑衣男看了看懂邵晨說道:“想要攻擊到他們其實也很簡單,陰人是集氣而生,所以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陽氣重的東西以及玄門中的法器符紙方術之類的,但眼下這些東西自然指不上,但也不是沒有辦法,童子尿,舌尖血,都有很重的陽氣,足以傷害到這些陰兵,而且你們不是帶刀了嗎,中指心血擦拭刀身,也可以打到這些陰兵了。”

    葉老頭生前倒也給我說過一些對付這些臟東西的辦法,黃符,黑狗血,公雞血,以及那些沾有煞氣的兵刃也可以對付,何為沾染煞氣的兵刃,即常年見血的兵刃,比如戰場上吃盡人血的斬刀,亦或者屠夫手中的屠刀,都有很大的煞氣,可以用來對付臟東西。

    但眼下,我們這些人所攜帶的都只是一些現代工業打造的軍刀,別說常年見血,甚至于我手中的這把壓根就是剛剛出廠的,十成新!

    而至于槍械,對付活人那時一打一個準,但對付這些陰兵就廢了。

    陳老爺子這時也說道:“對,用血摸過刀刃,也可傷到它們,而且我這里也帶了一些東西,應該可以對付它們。”

    說著陳老爺子便從包里拿出了幾樣東西,首先我看到的就是那個小瓶子,我這是才知道,剛才撒在我眼睛上的到底是啥玩意,現在算是懂了,就是那符灰。

    除了符灰,這老爺子還拿出了一些米,還有一個羅盤,以及幾張黃符。

    陳老爺子繼續說道:“符灰我剛才試過了,可以用來對付對付這些鬼東西,至于這幾張靈符,都是一位故友送給我的,他是當代茅山高人,所以符紙應該有用,原本我想是在……”

    說道這里,陳老爺子忽然意識到,差點說漏嘴了,頓了頓繼續說道“但數量不多,只有五張。不能隨便亂用,這時保命的東西。”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莫名的我想到了這句話,心中頓時很不是滋味,很難形容,直到這時也才真正意識到,這次任務的危險性,搞不好今晚就交代在這了。

    黑衣男神秘詭異,既然能操控那巫尸血煞,嗯?

    想到這里我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黑衣男身邊的巫尸血煞,不見了。

    我記得剛剛跑路的時候他還一道和黑衣男在前面,怎么這會不見了?

    但此刻大減都面臨一樣的危險,我想著黑衣男不管有什么目的,也不可能在這會對付我們吧,我可兒不相信他能有召集陰兵的能力,即使有,那弄死我們還不是分分鐘的事,也不用這么大費周章,想及此處我也就釋然了,這會還是躲相信接下來該怎么辦。

    我看了看黑衣男,便試探性的問道:“看您也是有大本事的人,那這待會對付那些陰兵,您不會也和我們一樣用舌尖血童子尿這些個東西吧。”

    黑衣男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說道:“小子,既然知道我有大本事,那也就說明我自有我的辦法,順便提醒你一下,待會要是打起來,就盡量跟著我,不然估計你會死的很難看!”

    • 陰葬陵魘 截圖1
    • 陰葬陵魘 截圖2
    • 陰葬陵魘 截圖3
    close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