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推好文我在東京克蘇魯-一鍵三連蘇啟小說

    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推薦 >

    強推好文我在東京克蘇魯

    強推好文我在東京克蘇魯

    發表時間:2020-04-28 18:17 作者:一鍵三連

    圍觀網強烈推薦好文《我在東京克蘇魯》,作者一鍵三連文筆行云流水,主角蘇啟的故事動人心弦。我在東京克蘇魯小說精選:蘇啟帶著小松鼠,回了偏僻的教學樓后,另一只小松鼠還在神龕前。它見到蘇啟,又是嚇的跑上了樹。蘇啟把籠子里的松鼠放了出來,放生回樹下,小家伙現在腿還使不上力,只能一點點挪步。樹上的松鼠見同伴活了,在樹上猶豫半天,還是跑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接近蘇啟旁邊,推過來一顆松果。蘇啟笑了笑,小動物還真有靈性。

    我在東京克蘇魯推薦指數:★★★★★
    >>《我在東京克蘇魯》在線閱讀>>

    《我在東京克蘇魯》內容精選:

    教學樓后的綠化帶。

    兩只小松鼠。

    一只松鼠躺在一邊,腿上有一個很深的傷口正不斷往外流血,奄奄一息。

    另一只松鼠著急的上竄下跳,爪子里抱著松果臻仁,跑到樹根下。

    匍匐著身子,小爪子把松果推到了白光神龕前面。

    那模樣就好像在學人類拜神一樣。

    ……

    文學賞析課。

    分享品評一些名家作品,這次課賞析的是芥川龍之介的《蜘蛛絲》。

    故事很簡單。

    一個名為鍵陀多的無惡不作的盜賊,生前干盡了些喪盡天良的壞事,死后墮入了地獄,在中掙扎,受盡折磨。

    某日,佛世尊在極樂世界的蓮池邊散步時看到了他,想起他曾有救過一只蜘蛛的善舉。

    于是,垂下一條細蜘蛛絲給他。

    鍵陀多發現了這根救命蛛絲后,欣喜若狂,急忙順著往上爬。

    然而,到爬到一半卻發現底下有大量的人也順著蛛絲一同往上爬。

    鍵陀多又驚又怕,十分憤怒地沖著下面吼道:

    你們這幫罪人這根蛛絲是我的!誰讓你們爬上來的!快滾下去!滾下去!

    話音剛落,蛛絲便斷開了,鍵陀多又回到了他熟悉的地獄深淵。

    故事就是這樣一個故事,給人留下不少解讀的空間,多種解讀的方式。

    十分適合做賞析的類型。

    老師在上面講解。

    蘇啟在下面抄著板書。

    他身邊站著一個腦殼開了大洞的鬼神,一直歪頭看他的筆記。

    蘇啟心里發毛,克制著自己的手別抖,別字寫歪了被看出來。

    直到下課,那鬼神才離開。

    蘇啟無奈的往桌上一趴,感覺最近看到的鬼越來越多。

    昨晚他又夢到了沉海。

    而且沉的更深了。

    已經有1700米的深度。

    連續三天做同一個夢。

    蘇啟再怎么也察覺到異常了。

    自己沉入海里的深度,似乎與見鬼能力有關。

    這兩天沉的越來越深,能看到的鬼也開始多了起來。

    為什么啊……

    蘇啟欲哭無淚,他就不明白了。

    突然,一陣心神不寧。

    蘇啟腦海中的神龕信標閃爍起來。

    他隱約間好像聽到有什么在呼喚自己,眼前開始閃現一些聲音和畫面。

    小松鼠……焦急的吱吱吱叫著……供奉的松果……

    這是什么?

    蘇啟疑惑。

    想了一會,起身出了教室,跑去教學樓后面的神龕信標。

    ……

    “吱吱吱……”

    神龕前的小松鼠,突然被一片陰影覆蓋,一轉頭,是人類!

    蘇啟出現在給神龕供奉的小松鼠身后,看到了旁邊還有只受傷的松鼠。

    小松鼠嚇的炸了毛。

    驚嚇著爬上了樹,又猶豫的回頭看向還在地上的同伴。

    剛才,這小松鼠……在求神?

    蘇啟一臉錯愕。

    我什么場面沒見過(x)

    這場面我真沒見過(√)

    槽點太多,他不知道該從哪吐起。

    不過現在不是吐槽的時候。

    蘇啟脫下衣服,裹著抱起了那受傷的小松鼠,往校外跑。

    然而,到了校門口,看到保安。

    蘇啟心說壞了,保安應該不會放他輕易離校出去的。

    不過正巧,一輛車這時正從他旁邊開過,然后停了下來,車里的男人探頭出來疑惑的說道:

    “蘇啟?你在這做什么?”

    “中村老師?”

    蘇啟一看,開車的是隔壁班的班主任,中村老師。

    “中村老師,能不能幫我。”

    蘇啟把抱著的受傷松鼠,舉給中村老師看。

    “上車。”

    ……

    動物救治站。

    蘇啟提著籠子里的小松鼠。

    傷口已經縫好針,打了抗生素。

    獸醫說是應該是爬柵欄的時候,失足被尖頂給刺傷了。

    “本堂老師那邊我已經打過電話,幫你解釋了。”

    中村老師指了指手機說道。

    “麻煩您了。”

    蘇啟道謝。

    “不麻煩,正好我也出來辦事,而且這是教育者的職責。”

    中村老師笑著讓蘇啟不用在意,開車送他回了學校。

    蘇啟心說這中村老師是個好人。

    回了學校。

    蘇啟帶著小松鼠,回了偏僻的教學樓后,另一只小松鼠還在神龕前。

    它見到蘇啟,又是嚇的跑上了樹。

    蘇啟把籠子里的松鼠放了出來,放生回樹下,小家伙現在腿還使不上力,只能一點點挪步。

    樹上的松鼠見同伴活了,在樹上猶豫半天,還是跑了下來。

    小心翼翼的接近蘇啟旁邊,推過來一顆松果。

    蘇啟笑了笑,小動物還真有靈性。

    不過,他沒想到這小松鼠,竟然也能看到神龕。

    他沒有收小松鼠的松果,而是把松果撿起來,也放在了神龕前面。

    然后,回了教室。

    小松鼠看到蘇啟走遠之后,才敢再次跑到神龕前,又是上供松果,又是拜神,像是在感謝救活它的小伙伴一樣。

    ……

    夜晚,蘇啟入睡了。

    夢中,他再次在深海中下沉。

    自從到這個東京之后,蘇啟再沒夢見過其他,每晚都浸泡在光照都不能抵達的深海中。

    不過今天倒是有些異常。

    蘇啟發現自己的頭上。

    多了一根蜘蛛絲一樣的白線。

    白線從他的頭頂一直連接到,在海面上下沉浮的小神龕。

    蘇啟還在下沉著。

    最終停在了2000米。

    ……

    玉京寺。

    一休整理著藏經閣的眾多典籍,找到了一本手書的孤本,記載了江戶時代到明治時代之間,所發生的一些事。

    翻看后,很感興趣。

    拿去跟住持詢問。

    “住持,書上說那年世道大變,曾出過三個恐怖的鬼神,犧牲了很多人都沒能鏟除,我以前都沒聽說過。”

    住持翻看了一休拿來的書。

    “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這些鬼神跟隨西方的船隊來到這里。

    當時誰都沒有發現,因為它們藏身的太好,它們潛藏在文明的推進中,我們越發展,它們越強大。”

    住持搖了搖頭,把手中的典籍在蠟燭上點燃,燒了。

    “住持……”

    “不用過多提起,它們已經沉下去了,沉到人類無法到達的海底深淵。”

    住持把典籍燒成了灰。

    “感激,信仰,信任,羈絆……會成為一根紐帶,一根釣線,一張網,牢牢栓住你,是不讓你迷失在深海中的信標。

    而相反的,被忽視,被遺忘,在我們的意識中越淡,它們越會迷失在深海中,永遠沉下去,再無法浮上來。”

    “沉下去……”

    一休疑惑的問道:

    “主持,我們除不掉鬼嗎?”

    “我們現在能治愈癌癥嗎?”

    “不能。”

    “那以后能嗎?”

    “這……一休不知道。”

    “鬼神就如同這世界的病癥,有些我們治的了,有些我們治不了,未來能不能治愈,誰也不清楚。”

    一休仔細琢磨著住持的話,似懂非懂,然后他又問道:

    “住持,能不能告訴我,那三個鬼神叫什么?”

    “砼天使,烴天使,霾天使。”

    “它們還會回來嗎。”

    “不會了。”

    住持搖了搖頭。

    “幾代人的努力,消除了它們影響的痕跡,讓它們被遺忘,讓它們沉入了我們不可見的深淵。”

    ……

    夢中海深2000米。

    早晨。

    蘇啟起床,拉開窗簾。

    窗外,遠處地標性建筑東京塔旁。

    他看到,一個身高超四百米,比東京塔還高的巨大混凝土人形。

    緩緩行走在,東京的高樓大廈間。

    頭頂的混凝土天使環,正在不斷的干裂,破碎,重塑。

    ……

    我在東京克蘇魯

    我在東京克蘇魯

    • 評分:10
    • 簡述:靈異小說
    • 來源:起點中文網
    • 作者:一鍵三連

    到處都是鬼的世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