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東京克蘇魯蘇啟by一鍵三連小說閱讀

    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推薦 >

    我在東京克蘇魯蘇啟by一鍵三連小說閱讀

    我在東京克蘇魯蘇啟by一鍵三連小說閱讀

    發表時間:2020-04-28 18:17 作者:一鍵三連

    我在東京克蘇魯》作者是一鍵三連,這里為您提供我在東京克蘇魯蘇啟小說閱讀,我在東京克蘇魯小說精選:我說的不是表情包。我想說的是,這世界瘋了,全瘋了。這世界中有常人看不見的鬼神也就罷了,居然連活人中都藏著鬼,還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頭都掉下來了,卻只有自己能看見,在友樹眼里,完全沒什么不對勁。

    我在東京克蘇魯推薦指數:★★★★★
    >>《我在東京克蘇魯》在線閱讀>>

    《我在東京克蘇魯》內容精選:

    蘇啟睡著了。

    在夢中,他夢見自己沉入了深海。

    越沉越深。

    頭頂海面上的光照,越加暗淡。

    照光,弱光,深海……

    身側有一桿標尺。

    水深1200米……

    巨大的水壓襲來,蘇啟醒了。

    ……

    外面的天色亮了。

    一夜過后,昨日地獄仿佛一個夢。

    晨起有漲感,蘇啟去了衛生間。

    鏡子里陌生的高中生臉,提醒他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蘇啟。

    鏡子中照出的,站在他身后的鬼,更是在嘲諷他,仍然身處人間地獄。

    長舌,長發拖地,發量驚人,渾身濕漉漉的,如同從水里撈出的濡鬼。

    蘇啟“淡定”的洗臉,刷牙,心想……

    為什么衛生間里還有個鬼?!

    我又沒弟弟妹妹,你是不小心淹死在浴缸里的鬼嗎???

    蘇啟戰戰兢兢的加快洗漱速度,背后已經潮濕一片。

    不知是因為緊張出汗,還是因為有這么一個渾身是水的濡鬼站在自己身后,濕氣太重……

    早餐時間。

    “父母”還在。

    蘇啟自然又是一番“逢場作戲”。

    天天與鬼起舞,他脆弱的神經和小心臟忍受著這種折磨,不知要折壽多少年。

    ……

    快速的解決早餐,出門去學校。

    蘇啟一刻也不想在這家里多待。

    再和這些鬼在一起他怕自己會瘋掉,他得到人多的地方去。

    學校,人多的地方他能感覺到安心。

    一路上。

    蘇啟時不時就能看到纏繞在電線桿上慘叫的鬼,從街邊超市探出頭來的鬼,橫躺在地上嚎叫的鬼……

    有些人型,有些非人型,有些人不人且非人不非人型。

    反正形象都極度恐怖惡心。

    按說蘇啟受了那么多驚嚇,應該多少習慣了些這些異物的樣子。

    不應該還每次都害怕至極。

    但事實并非如此。

    外形只能算是一個視覺沖擊的因素。

    蘇啟深知那恐懼的情緒源自內心。

    就好像一把刀即將切斷手指,人本能的會在那個瞬間恐懼一般。

    這些鬼給予他的感覺,就像隨時會把他咬碎吃掉一樣。

    一種殺生予奪。

    來自食物鏈壓制的恐懼。

    人,同類。

    只有同類群聚,才能稍微驅散一些蘇啟內心的恐懼。

    前面,已經快要到學校了。

    一只手,伸向他的背后。

    ……

    “早,蘇啟。”

    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嚇得神經緊繃的蘇啟一個哆嗦。

    回頭一看,是池元友樹。

    他的同班同學。

    “怎么看你那么緊張?”

    友樹見蘇啟一臉松了口氣的表情,疑惑道,他當然不知道蘇啟現在的處境。

    “看你臉色也不太好……哦,因為昨天那事,自尊心受挫,沒睡好吧?”

    昨天的事……蘇啟才反應過來,友樹說的應該是昨天他告白被拒的事。

    放學時間在學校門口當眾告白被拒。

    現在社交網絡這么發達,一晚上的時間傳遍全校綽綽有余。

    “你也是,哪有這樣做事的,女生都很顧面子的,你這樣很丟人,拒絕你完全理所應當。”

    友樹跟蘇啟勾肩搭背的說著。

    “你說你這情商,怎么就和你的顏值不成正比?你不知道隔壁班都有好幾個女生都對你有興趣嗎,這要把你的臉換給我,我早就統統拿下了。”

    蘇啟這個身體原來的主人,完全是個低情商的直男癌晚期,對于女生的心思不敏感到麻木。

    這顏值給他浪費了。

    蘇啟穿越而來,接收記憶后,同樣也有這樣的感觸。

    友樹見蘇啟還沒什么精神,哪里知道他是見鬼逢魔在擔驚受怕,誤以為他還在為鈴木沙耶消沉,勸道:

    “我覺得沙耶醬對你絕對還是有感情的,平日里表現都看的出來,那明顯是喜歡的,可能是你太突兀了……”

    “啟君。”

    友樹安慰的話沒說完,身后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鈴木沙耶臉上帶著有些扭捏的害羞,不好意思的走了過來。

    “你們聊,我先走……”

    友樹一臉“我懂得”的表情,正要離開,卻被蘇啟一把死死抓住。

    鈴木沙耶,五官屬于十分可愛的那種類型,頭上戴著一個兔子發夾,在男生眼里屬于“小白兔”那種可愛類女生。

    害羞扭捏的表情,更是讓人覺得人畜無害,惹人心軟。

    當然,這種類型放在女生眼里,也能以一個字高度概括:婊。

    “啟君,昨天抱歉,當時人太多了,你突然告白,我被嚇懵了,我下意識……回家之后我才反應過來,我,我……”

    鈴木沙耶欲言又止,復雜的眼神表現出了最好懂的想法,就差沒把話說出口。

    “我覺得他可以。”

    池元友樹廢了半天勁才掙脫蘇啟的鉗制,順便推了他一把,“助攻”把他推向鈴木沙耶。

    “呀……”

    兩人撞在一起,沙耶的兔子發夾,掉在了蘇啟手里。

    “抱……抱歉。”

    鈴木沙耶臉色通紅,從蘇啟手里搶過發夾,拿在手里,跑開了。

    “青春啊,真是好懂……噫!你這是什么表情!”

    友樹吹著口哨,說著風涼話,看著沙耶進了學校,轉頭看向蘇啟,嚇了一跳。

    蘇啟眼睛里在涌眼淚,渾身都在抖。

    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害怕。

    ……

    時間倒退幾秒前。

    蘇啟的視角。

    “呀……”

    兩人撞在一起,沙耶可愛的頭,從脖子上掉了下來,掉在了蘇啟手里。

    “抱……抱歉。”

    鈴木沙耶無頭的脖頸上滿是血,從蘇啟手里搶過自己的頭,抱在懷里跑開了。

    ……

    “他看沒看見?”

    “他沒看見吧。”

    “他應該沒看見,不然只能吃掉他了。”

    蘇啟耳邊仿佛又響起了喃喃低語。

    我的青梅竹馬,剛剛不小心把頭掉在了我的手里……

    我說的不是表情包。

    我想說的是,這世界瘋了,全瘋了。

    這世界中有常人看不見的鬼神也就罷了,居然連活人中都藏著鬼!

    還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頭都掉下來了,卻只有自己能看見,在友樹眼里,完全沒什么不對勁。

    ……

    “你又怎么了。”

    池元友樹看著更抑郁消沉的蘇啟,有點摸不著頭腦。

    “不用管我,最近氣運身體健康都不好,感覺可能被臟東西纏上了。”

    蘇啟心好累。

    “你認識什么寺廟嗎?我想驅驅邪。”

    “驅邪?咱們班那個神河真由美,不是巫女么。”

    “巫女?哪種巫女?市子?”

    市子,就是民間神婆,通靈,算命,街頭搞些門門道道賺錢的神棍,癡迷塔羅占卜“自學成才”的女高中生……

    “當然不是,是神社的本職御神子,算半個家族產業,據說她父親是神社司官。”

    “神社巫女……能有用嗎?”

    蘇啟也了解一些日本習俗。

    他個人主觀以為,論起驅鬼辟邪,神社是不如寺廟僧侶的。

    傳統風俗習慣里。

    神社多是祈福拜神的地方。

    誰家有個孩子降生,為孩子祈福,會到神社里來。

    雖然也有驅邪,洗垢,滌心的說法。

    但如果像是誰家真有人去世,要辦喪葬法事。

    那沒有找神社一說,都是寺廟來做。

    找神社除鬼,不知道業務對不對口。

    畢竟他這不是隨便來個神棍做法就能解決的,他這是有真鬼。

    “你去問問就知道了。”

    ……

    我在東京克蘇魯

    我在東京克蘇魯

    • 評分:10
    • 簡述:靈異小說
    • 來源:起點中文網
    • 作者:一鍵三連

    到處都是鬼的世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免責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圍觀文學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湘ICP備18023408號-1

    5060彩票下载